第359章(2 / 2)

本章報錯 加入書籤

「你……」秦飛燕被秦東氣的俏臉一紅,揚手要打。

秦東急忙一矮身閃到了一旁,笑著道「開個玩笑,開個玩笑嘛!嗬嗬……」

秦飛燕白了他一眼,問道「那女人來找你做什麼?」

秦東一本正經的搖了搖頭「不好說。」

秦飛燕眼睛一瞪「我就知道你們兩個之間有貓膩。你果然也是色狼一個!」

「你還說自己沒吃醋,你看看你現在這個樣子,都快糖醋蒜啦!」

「我懶得跟你多說!我提醒你,那女人不簡單,你當心被她賣了,還在幫她數錢。」說完,便氣鼓鼓的轉身回到了教室。

從那後,一整天,秦飛燕都沒怎麼搭理秦東。這再聰明,再特別的女人,在吃醋上,都是與生俱來的強悍。

秦家。

「家主,那男的醒了!」趙晴川一路小跑的來到秦縱橫的房間,稟報道。

秦縱橫一聽,急忙跟著他來到了幽武休息的地方。兩人還隔著有一段距離,便看到幽武一個人,跌跌撞撞的從房間裡走了出來。手裡還提著那把做工精美的紫檀長弓。

「誰讓你下床的,胡鬧!」秦縱橫加快了速度,幾個起落,便到了幽武的身前,一把將搖搖欲墜的幽武給扶了住。

一見到秦縱橫,幽武的臉上立時掠過一絲警惕,眼睛緊緊的盯著他,一字一頓的問道「這……這裡是什麼地方?」

幽武表現出來的戒備,秦縱橫並不介意,微微一笑,回答道「這裡是秦家。我是秦家家主秦縱橫!」

「什麼?你說這裡……是龍淵國大名鼎鼎的秦家,而是就是秦縱橫?」幽武麵色一振,急急的問道。

秦縱橫點了點頭,笑道「看來,你也是我武林中人。」

「秦老爺!」幽武一聲長呼,噗通的一聲跪在了秦縱橫的麵前,雙目淚如雨下,不停的磕頭說道「秦老爺,求求你救救我朋友!求求您了!」

秦縱橫趕忙將他從地上拉了起來,安慰道「小兄弟,有什麼站起來說,不用這樣。若是我秦縱橫能幫的上的,絕不含糊!」

幽武點了點頭,這才站起了身來。

秦縱橫待他心情平復了些,才問道「你說讓我救你的朋友,那他叫什麼名字,現在在哪兒?」

幽武目光閃爍了幾下,緩緩的道「我朋友叫楚楚,是龍淵大學的學生。我求秦老爺,馬上派人把她接到秦家來,否則的話,她會有生命危險的。」

「你朋友到底惹上了什麼麻煩,竟然會有生命危險?」秦縱橫奇怪的問道。

幽武悲嘆了一聲,道「我朋友在龍淵大學,潛心修學,與世無爭,本來不會有什麼麻煩,隻因為看不慣一個貴族子弟,橫行霸道,欺負良善,一時沖動,冒犯了他,這才招來了殺神之禍。」

秦縱橫點了點頭,沉聲說道「這些年來,我的確聽說,龍淵國的貴族,多處敗類,將龍淵國貴族的名聲,都快要徹底敗光了。這次你們招惹的是哪家貴族?」

幽武沉吟了片刻,幽幽的道「北疆王的獨子——龍業。」

秦縱橫恍然的說道「這個龍業,我也聽說過。仗著他老子的權勢,的確是沒少做惡事。你那朋友,敢於和他作對,看來也是一個勇敢之士。你放心,我這就派人去將他接到我秦家。我倒要看看,那個龍業是不是敢到我秦家來撒野!」

如果在以前,秦縱橫或許還會有所顧慮,可是現在,有了秦東這尊大神,秦縱橫還真不將北疆王放在眼裡了。

「晴川,你帶幾個人,按照這位兄弟所說的,去把那個楚楚,接到我們秦家來!」秦縱橫轉頭對趙晴川吩咐道。

趙晴川領命而去。

幽武滿是感激的對秦縱橫說道「秦老爺,您放心,隻要我傷稍微好一點兒,就會帶著我朋友馬上離開秦家,絕不會給你們秦家帶來丁點兒的麻煩!」見到秦縱橫如此急公好義,幽武還真有些不忍心連累秦家。

秦縱橫嗬嗬一笑,說道「不妨!我秦家在龍淵國還有幾分威望。像那龍家,也不敢真的把我秦家怎麼樣,更何況,這次錯的是龍家,沒道理的是他們,你就隻管放心吧!」

幽武滿是感激的沖著秦縱橫深鞠了一躬,心中充滿了感動。

秦縱橫將他扶了住,笑著道「你的傷還沒有痊愈,趕快回去躺著,等你的朋友接到了,我自然會帶她來見你。」

與此同時,龍息總部的一間密室內。

奄奄一息的幽烈,經過龍息幾大高手的聯合救治,總算是清醒了過來。龍飛武早已經是等得不耐煩,聽說他一醒,立即便趕了過來。

「說!楚家的二小姐,藏在哪兒!說了,我便饒你一命!」龍飛武直截了當,半點兒的圈子都懶得和幽烈繞。

「這個……」幽烈的眼珠子轉了轉,帶著幾分諂媚與狡猾的道「大人,您不知道,這楚家二小姐雖然不被楚家待見,但好歹也是楚家的千金。我若是出賣了她,隻怕是這一輩子再也回不去金夏國了不說,還必然會遭到楚家無休止的追殺,所以……」

「你隻要留在我們龍淵國,我會確保你的安全。」龍飛武冷哼了一聲道。

「當然!我絕對相信龍息有這個能力,可……老虎也有打盹兒的時候,不怕一萬,就怕萬一嘛,嗬嗬嗬……」

「那你到底想要怎麼樣?」龍飛武的耐心快要被消磨盡了。

幽烈急忙道「我想要一筆錢,足夠我逍遙度過餘生。我會找個地方躲起來,那對你們龍息來說,也少了一份麻煩。」

龍飛武輕蔑的哼了一聲道「一千萬龍淵幣,夠了吧?」

「夠了夠了!哈哈哈……大人果然爽快!」幽烈一聽大喜,笑著說道。

「那你現在可以帶我們去見見這位楚家二千金了?」龍飛武看幽烈的目光,越發的蔑視。

幽烈忙不迭的連連點頭,由兩個龍息高手抬著,帶著龍飛武以及大批龍息高手,直奔龍淵大學。

而此時,在龍淵大學,楚楚絲毫也沒意識到危險的降臨,正和李夜雪有說有笑的聊著秦東。

楚楚對秦東十分的好奇,得知秦東和李夜雪的關係,她更是希望能從李夜雪這裡得到更多關於秦東的信息。可是聊過之後,楚楚不禁有些失望。原來李夜雪對秦東的了解,也僅隻限於表麵,所掌握的信息,絲毫也不比她多多少。

不過,當李夜雪講起,秦東在跟她剛到京北城的時候,竟然連電視,電冰箱之類的家電,都不認得,鬧出了不少的笑話。這讓楚楚的心裡砰然一動,開始懷疑,秦東很可能是從小便跟著高人在深山,遠離人世的地方修煉,如此一來,他對秦東的能力有了更多的猜想。

「咦,外麵是怎麼了?」正當李夜雪想的出神兒的時候,李夜雪不經意的撩起了窗簾,往外一看,不由得發出了一聲驚呼。

楚楚下意識的也看了出去,隻見在她們所在的宿舍樓下,人人影幢幢,到處都是龍息的人,來來往往,分明已經將她們所在的大樓,整個兒包圍了。

楚楚的心神狂跳,麵色隨之大變。這宿舍樓裡住著的,每一個人的身份背景,她都調查的十分清楚。能讓龍息一下子出動這麼多人,這麼大排場的,恐怕隻有她了。聯想到幽武徹夜未歸,到現在還沒有消息,楚楚便更是清楚,她暴露了。

正當楚楚心裡思索,到底是誰出賣了她的時候,一眼看見了,被龍息隊員抬著的幽烈,臉上隨之浮現出了一抹濃鬱的苦澀,心裡什麼都明白了。

「這些人想要乾什麼?」李夜雪沒有注意到楚楚難看的臉色,滿是疑惑的吶吶問道。

「他們是為我而來的。」麵對這最後關頭,楚楚表現出了超越常人的冷靜,聽到李夜雪的疑問,苦笑了一聲,說道。

「是為你而來?」李夜雪的眼中透著迷惘。

楚楚抬手摘下了遮住了半張臉的醜陋眼鏡兒,這一刻,在她身上綻放出來的那種光輝,竟然讓李夜雪對她生出了一絲陌生感。

「夜雪,我們一直都是最好的朋友,原諒我,我從一開始,便對你隱瞞了我的真實身份。」

楚楚的話讓李夜雪感到吃驚,也感到迷惑。怔怔的望著楚楚,眼中充滿了詢問。

「夜雪,現在我可以告訴你了。其實我不是龍淵國人,我是金夏國人。」

「金夏國人又怎麼了?龍淵大學內,不是有很多金夏國國籍的學生嗎?」

「我和他們不一樣。我不光是金夏國人,我還是金夏國楚家的二小姐。」

「啊!?」李夜雪忍不住發出了一聲驚呼。她一直都以為楚楚是一個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女孩兒,卻怎麼也沒想到,楚楚竟然有著如此顯赫的身份。金夏國的楚家,雖然不是金夏國的皇室,但是在金夏國的地位,卻等同於龍家在龍淵國的地位。

看到李夜雪一副吃驚的樣子,楚楚苦澀的道「我們楚家和你們龍淵國皇室之間的世仇,你應該知道吧?」

李夜雪呆呆的點了點頭,吶吶的道「這不是秘密,人盡皆知。龍家和你們楚家,從來都是不共戴天的。」

楚楚點了點頭,指了指外麵的龍息高手,說道「外麵的那些人,都是龍家最強大的戰隊龍息的人,他們這次是為了抓我而來。」

「那……那怎麼辦?你快逃啊!」李夜雪滿是焦急的喊了起來。

楚楚不由得一愣,問道「你已經知道我是楚家的人,你還這樣關心我?」

李夜雪搖頭道「我不管你是誰家的人,我隻知道你是我最好的姐妹!」

李夜雪的話讓楚楚好不感動,一雙清澈的眸子裡,多了幾絲霧氣。

「謝謝,謝謝你夜雪!我到龍淵國,最大的收獲,就是結識了你這樣一位好姐妹!」楚楚握著李夜雪的手,激動的說道。

李夜雪焦急的道「現在不是說這些的時候,你還是先想辦法逃出去再說!」

「想逃?嗬嗬……隻怕是沒機會了!」李夜雪的話音剛落,門便被人砰的一聲踢了開。

說話的是幽烈,一臉的得意,將一個叛徒的嘴臉,顯露的一覽無餘,令人生厭。

楚楚冷冷的瞪著他,咬牙切齒的問道「為什麼背叛我?」

「廢話,當然是為了活命!」幽烈厲聲回答道。

幽烈的回答,乍一聽上去,好像是恬不知恥,可卻最讓楚楚無話可說。人人平等,誰也沒有資格,讓別人為自己去死,他楚家二小姐,也不例外。

「龍大人,她就是楚楚,楚家的二小姐,我們這些人在龍淵國,一切行動的總指揮。」幽烈不顧一切的指著楚楚,大聲的喊道。

龍飛武在還沒有見到楚楚之前,就已經開始在心中幻想楚楚的樣子。足足三年,兩人相鬥了無數個回合,也算得上是老對手了。

聽幽烈說,楚楚長得很醜,龍飛武一開始還不大相信。現在見到了,才發現,楚楚長的的確是醜。不過,龍飛武當然不會像幽烈那麼膚淺,楚楚的醜,隻是表麵,從她的眼睛裡,龍飛武看到了遠比美的層次要高的東西,那便是智慧。

這智慧的光芒,足可以掩蓋她的貌醜。見到楚楚,龍飛武的心裡竟然有些激動。隻覺得一生之中,有這樣的對手,注定不會寂寞。

「楚楚小姐,我們兩個,也應該算是老相識了吧?」龍飛武微微一笑,說道。

楚楚點頭,目光堅定,明亮,望著龍飛武,絲毫也不見心怯。

「龍息中,大名鼎鼎的戰龍,今天見識了。」楚楚嗓音清冽,悅耳,和她的相貌完全不相符。

「我真是沒想到,和我鬥了整整三年的,竟然會是一個女人。金夏國楚家,果然是人傑地靈,英才輩出啊。」

楚楚轉頭狠狠地瞪了幽烈一眼,滿是憤恨的道「隻可惜,今天我們楚家,也出了像他這樣的敗類。」

龍飛武含笑問道「怎麼,楚小姐很恨他?」

楚楚冷笑了一聲,淡淡的問道「難道,龍大人對背叛了自己的人,會不恨嗎?」

「恨!當然恨!」龍飛武毫不避諱的點了點頭,笑著道「今天和楚小姐初次見麵,也沒帶什麼像樣的見麵禮。這樣吧,既然楚小姐這麼恨這個叛徒,我就將他的人頭獻給你!」

「啊?什麼!龍大人,你……」龍飛武的話一出口,幽烈的魂兒差點嚇丟了,麵色大變,滿是恐懼。

龍飛武滿是鄙夷的看了他一眼,冷冷的道「你真的以為我會給你一千萬龍淵幣,讓你逍遙自在的過下半輩子?哈哈哈……你別做夢了!我們龍淵國的財富,用在哪裡不好,怎麼可能會用在你這種小人的身上?現在楚小姐對你的腦袋感興趣,我既可以當人情,又省了這麼大一筆錢,我何樂而不為呢?在我的眼裡,楚小姐可比你重要多了!」

「姓龍的,你……你怎麼可以這樣背信棄義?你混蛋!」幽烈被氣得渾身發抖,一張臉都要變成了紫色。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