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9章(1 / 2)

本章報錯 加入書籤

一塊兒如此高品質的晚年靈晶,其中所含靈氣無比充沛,如果讓方仙兒來吸收的話,沒有一年半載,絕對吸收不乾淨。可是這劍靈吸收起來,速度之快,讓人瞠目結舌。約莫隻有一刻鍾不到的工夫,那塊原本是乳白色的萬年靈晶,便迅速退去了色彩,變得暗淡無光。最終,在方仙兒的注視下,砰的一聲,化作了齏粉,徹底不存於天地。

一聲清冽悅耳的鳳鳴,隨之響起,方仙兒隱約好像看到了一隻通體火紅的鳳凰,從木盒中展翅飛了出來,在空中盤旋了幾圈兒後,便又沒入了木盒之中。

雖然隻是盤旋了幾圈,但是從鳳凰身上所散發出來的那種睥睨天地,傲視千秋的氣勢,已經足以讓方仙兒打心眼兒裡感到震顫了。

短暫的驚愕過後,方仙兒忙不迭的將木盒的蓋子打了開,瞬間,萬道火紅的霞光,驟然迸射出來,刺得方仙兒眼睛一痛,趕忙驚呼了一聲,用手臂遮住了眼睛。

待感覺火紅的霞光不是那麼刺眼了,方仙兒這才敢重新將目光投向木盒內的神兵。

這一看,方仙兒的一顆芳心登時狠狠的哆嗦了一下,雖然金萍月是她最最精的史書,也讓她忍不住生出了一股強烈的嫉妒。

通體火紅,晶瑩剔透,猶如一塊紅寶石,其純淨似泉水,肉眼所見,竟然沒有絲毫的雜質與瑕疵。劍身上,雕刻著一隻羽翼豐滿,栩栩如生的火鳳,和她之前隱隱約約看到的那隻,一模一樣。

鳳凰呈金色,和火紅的劍身相互映襯,神態威嚴,體態端莊,雙翅欲展還收,仿佛正要沖天而起。五趾鋼爪,銳利發光,讓人覺得,它這一爪下來,足可以撕裂天空。這飛禽之王,將其號令三界的氣勢,毫無保留的完全釋放了出來。

更讓方仙兒驚駭的是,那鳳凰的眼睛,竟然好像可以隨著她的移動而移動,始終保持著與之對視的狀態,眼神淩厲,高傲,讓方仙兒忽然覺得,自己在這神兵的麵前,好像是那麼的渺小,那麼的微不足道。

如此神兵,誰能不愛?方仙兒下意識的伸手握住了神兵的劍柄。她剛一握住,便感覺到了一股灼熱的氣息,從劍身上猛然向她的體內灌入,那氣息之猛烈,猶如潰堤洪水,方仙兒不能抵擋,驚呼了一聲,趕忙將手鬆了開。

意識到這神兵,絕對不是自己能控製的了的,方仙兒急忙將木盒的蓋子蓋了起來,長吸了一口氣,不敢怠慢,急忙將神兵和那壇秦東留下的樂淘淘收了起來,快速的離開了辦公室,直往天生財團而去。

課堂上,秦東使盡了渾身解數,最終還是被功力更為高深的老夫子們打敗了。趴在課桌上,昏昏沉沉的睡了起來。直到下課鈴聲響起,畢修將他推醒。

「東哥,有美女找你哦。」秦東一睜開眼,就看到畢修帶著賤兮兮笑容的臉。

皺了皺眉頭,伸手將畢修的臉推到了一邊,秦東扭頭向窗外看去。心裡微微一怔,暗道了一句「她怎麼來了?」隨即站起身來,凝眉走了出去。

「飛燕姐,這人好像是……」施小月指著窗外的女生,顯得很是意外。

「沒錯兒,就是天武學院的第一高手司徒琪。昨天就是她親自將我哥哥送回我們家的。」馬裴對司徒琪的印象可謂深刻,說道。

「她來乾什麼?秦東什麼時候認識她的?」施小月滿是疑惑。

秦飛燕的臉上卻布滿凝重。司徒琪長的漂亮,修為更要比她高出幾頭,這讓秦飛燕心中的危機感,越來越強烈。她怎麼也沒想到,以前人見人厭,花見花謝的秦家二少爺,現在竟然變成了香餑餑,被這麼多女生所熱捧。

「飛燕姐,你說那司徒琪不會是對秦東有意思吧,你看她笑的那樣兒,很曖昧哦。」施小月帶著些小不爽的說道。

秦飛燕本就心煩,一聽施小月這麼說,更是煩躁,將頭扭到了一邊,氣呼呼的接了句「不知道。」

教室外,司徒琪笑顏如花的望著秦東。那嬌媚的樣子,相信天下的男人,沒有一個可以無視。

「你是天武學院的吧?」秦東淡淡的問道。雖說很欣賞司徒琪的美艷,但秦東可不是花癡。該淡定的時候絕對淡定。

「我叫司徒琪,是天武學院武團的團長。」司徒琪微微一笑,姿態曼妙典雅,嗓音清冽如泉。

「哦!難怪天武學院的那幾個人,對你言聽計從。」秦東恍然的說道。

司徒琪又是一笑,道「秦東同學,我們能換個地方談談嗎?」

秦東搖了搖頭,做出一副憨厚的模樣,說道「不行!我媽說漂亮的女人,往往都是老虎變得,很危險,要遠離。」

司徒琪忍不住發出了一陣清脆悅耳的笑聲,道「你這是在誇獎我漂亮嗎?」

秦東:「我的重點是——危險。」

「這麼說,你……怕我?」司徒琪向前探了探身子,一股幽幽的處子之香,立時鑽進了秦東的鼻孔裡。

秦東不由得打了個激靈,心裡將司徒琪身上的香味和李夜雪,秦飛燕身上的香味做了個比較,發現三者各有不同,但卻一樣的撩人。

秦東急忙向後退了一步,目光不知道該往什麼地方放,隻好左右四顧,盡可能的躲避著司徒琪的眼神。

「咳……我憑什麼要怕你?你又不會吃人。」秦東道。

「咯咯……你還真可愛。」司徒琪很有一種沖動,想要伸出一根手指挑起秦東的下巴。就像舊時的窯子裡,大爺們調戲小姐那樣。

當這個念頭在司徒琪的心中升起的時候,把她自己都嚇了一跳。不明白,一向嚴肅的自己,怎麼會生起如此不嚴肅,甚至是有些yy的怪誕想法。

秦東一陣惡寒,急忙拉著司徒琪來到了一邊,凝聲問道「你到底有什麼事,直截了當的說吧。」

司徒琪咳嗽了幾聲,道「我想請你陪我去一個地方。」

「什麼地方?」

「靈雲山!」

秦東初來人界沒多久,可沒人對他說起過靈雲山這個地方,還以為是什麼風景勝地,眉頭一皺的問道「去旅遊?」

司徒琪咯咯一笑,道「對啊!我這麼一個大美女,如此盛情的邀請你去,做為一個男人,你應該不會拒絕的吧?那樣的話,我會很沒麵子的哦。」

「就我們兩個?」秦東露出一抹壞笑。

司徒琪重重的點了點頭,嬌聲道「沒錯,就我們兩個!怎麼樣,你答應了吧?」

「嗬嗬……我想了又想,還是覺得讓你沒麵子,總比我沒命的好。」秦東笑著搖了搖頭,轉身便要回教室。

司徒琪急忙快走幾步攔住了他,滿是訝異的問道「你是怎麼知道我要你陪我去的地方,很危險,會有生命之憂?」

秦東輕笑了一聲道「我和你又不是很熟,隻不過才見了一麵而已。雖然我承認我很帥,但還不至於,才見了一麵就讓你這樣出眾的女生,放棄矜持,主動相約。另外你是天武學院武團的團長,本身武功就高,手下高手也多,一般危險的地方,根本就不在話下。可是現在,你隻邀請我與你一起去,你手下的高手,卻一個也不帶,足以說明你要我去的那個地方,絕不是一般的凶險,以至於你不希望看著你的人,徒遭傷亡。」

聽了秦東的話,司徒琪無言的笑了笑,幽幽的道「你果然比我想象中的還要聰明的多。」

秦東不無得意的點了點頭,道「這是顯而易見的事情,沒有什麼,嗬嗬……」

司徒琪的嘴角上翹,彌漫出一個玩味的笑容,道「你剛才這一番話,無意之中,也透露出一個關於你的信息。」

「哦?」秦東愣了一愣。

司徒琪微微一笑,說道「通過你剛才這番話,我完全確定了我先前的猜測,你是一個高手,一個要遠遠超過我的高手。」

秦東的神色一振,帶著幾分迷惘的問道「怎麼說?」

司徒琪的笑意更加燦爛,「很簡單,你的自信出賣了你!你仔細想想剛才那番話,字裡行間,無不透露著你對我以及我那些手下的不屑。」

秦東苦笑了一聲,問道「有嗎?」

「秦東,你怎麼能夠憑借我不帶我的手下,而要你與我同行這一點,就可以判斷出,我要你隨我去的地方很危險呢?當然是因為,你無意識的將自己擺在了比我們都要高位置。」

看著秦東臉上的苦澀變得越來越濃稠,司徒琪嗬嗬的笑著道「其實,這也怪不得你。你的修為的確要遠在我們之上,考慮其問題來,所站的角度,自然也就比我們高,這是人之常情,你沒有察覺到,那也是理所當然。」

「難怪華龍亭,那麼厲害的一個人物,都會將你當做平生勁敵來看待,你果然非同一般!」秦東無奈的搖了搖頭,說道。

「咯咯……既然我們大家都已經將話說開了,那你就說,願不願意陪我去靈雲山吧?」司徒琪一副勝券在握的表情,讓秦東多少有些不爽。

「既然我已經知道靈雲山是一個十分危險的地方,那我為什麼還要傻乎乎的陪著你一起去?我們之間的關係,好像還沒到可以讓我陪著你出生入死的程度吧?」秦東撇了撇嘴,淡漠的道。

「如果你願意陪我去,我願意給你錢。」司徒琪沉吟了片刻,說道。

「錢?錢有生命重要嗎?你這麼個聰明的女人,該不會連這點兒道理都不懂吧?」

「可……可我真的必須要去一趟靈雲山,我也真的很需要你的幫助。我當然知道,用錢來說事兒,最是無趣,可我除了錢,真的不知道還能給你什麼。」

司徒琪的言辭和語氣都十分的懇切,一雙水汪汪的眼睛,更是好像隨時要哭出來了一般,透著讓男人心動的可憐。

秦東眉頭一皺,好奇的問道「靈雲山到底是個什麼地方,為什麼會那麼危險?」

司徒嘆息了一聲,解釋道「其實靈雲山本身並沒有什麼危險的地方,隻是在山中生活著一隻金隼烏獸,凶猛異常,我顧忌的是它。」

「你說什麼,金隼烏獸?」秦東的眼睛猛地亮了起來,就好像兩個一把瓦的燈泡,驟然開啟,直刺得司徒琪一陣心慌。

「是……是金隼烏獸,怎麼了?」司徒琪不明白秦東為何如此激動,很是詫異。

見司徒琪給了肯定的答復,秦東還不放心,又急急的問道「那金隼烏獸時不時長的臉像鷹隼,身若豺狼,奔跑如風,爪顆裂石?」

司徒琪訝異的點了點頭「正是,你見過?」

秦東的臉上立時浮現出一片狂喜之色。這金隼烏獸,人界的人隻知道它的凶猛,危險,卻不知道它的珍貴。

金隼烏獸即便是在天上天界,也算得上是靈獸中的強者。其巔峰狀態,就連一個十級高手,都未見得是它的對手。而如果能將金隼烏獸給懾服的話,那金隼烏獸便會對你死心塌地,忠誠度是任何一種靈獸,都不能相比的。

擁有如此強大的攻擊力,又有著一顆用不背叛的心,在天上天界,金隼烏獸,一直都是修士門最渴望擁有的寵獸之一。隻是這金隼烏獸的數量極其稀少,遇之不易,讓很多修士,充其量也就是想一想罷了。

那天,秦東發現方仙兒中了金隼烏獸的毒,就覺得奇怪。這在天上天界都十分稀少的靈獸,怎麼可能會出現在人界?隻是當時,秦東害怕問起此事,露了自己的身份,所以才強自將好奇埋在了心底。

現在聽司徒琪說,靈雲山上就有一隻金隼烏獸,如何能不讓他激動?若是將金隼烏獸給收服了,他日帶回天上天界,無疑將會成為他的一大助力!

見到秦東眉頭微皺,眼中神采連閃,司徒琪心裡越發的肯定,秦東一定是知道金隼烏獸的底細的,更是堅定了要邀秦東和自己一起上靈雲山的想法。

「餵,你考慮好了沒有?如果你願意和我同行的話,那金隼烏獸便是你的……」

「當然是我的!」司徒琪的話還沒說完,秦東便滿是激動的喊了起來。

司徒琪不由得一愣,心中腹誹,那金隼烏獸無比厲害,就連她的師父,都沒有辦法降服,你秦東就能嗎?

不過司徒琪當然不會在這個時候,拿這些話來潑秦東的涼水,萬一要是把秦東說的沮喪起來,索性不跟她去了,那她豈不是哭都找不著肩膀?

司徒琪點了點頭,嬌笑如花的道「當然當然!隻要你陪我去,那金隼烏獸就是你的。」

秦東嗯了一聲,道「好~!我答應你,我們什麼時候動身?」

司徒琪娥眉一簇「越快越好!」

時間不等人,天武學院和龍淵大學的比武在即,她必須盡快將師父從靈雲山上請下來,早點兒治愈衛孤劍,席飛揚他們的傷。

秦東心中盤算了一下,對司徒琪道「那就後天吧。明天我還有點兒事情。」

司徒琪嗯了一聲,道「好!後天早上,我會在你家門口等你。」

「你知道我住在哪兒?」秦東意外的問道。

司徒琪微微一笑,卻並沒有多說,沖他擺了擺手,便瀟灑的轉身而去。當真是揮一揮衣袖,不帶走一片雲彩。

「這個女人真是不簡單……」望著司徒琪逐漸遠去的身影,秦東自言自語的呢喃道。

「人都走的沒影兒了,還看什麼?」秦飛燕一臉氣惱的出現在他身旁,白了他一眼,恨恨的說道。

就算是聾子也能聽出秦飛燕嗓音中所蘊藏著的濃濃的不滿,秦東不禁一喜,轉頭看向秦飛燕,笑嗬嗬的問道「你吃醋了?」

「呸!我吃豬的醋,也不會吃你的醋!」

「好!既然你這樣說,那我回去就告訴爺爺,讓爺爺把你許配給我。我倒要看看,你是不是寧願嫁給一頭豬,也不願意嫁給我。」秦東哼了一聲,道。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