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7章 搶到(1 / 2)

本章報錯 加入書籤

當初可是一臉傲慢,一臉高高在上,更是有薑國將士護送,還能夠調用飛舟,地位之尊崇,整個南域已然找不出第二個人物,甚至要比帝子藍靈兒更加風光。

「堂堂的薑國公主殿下,居然將自己當作一個女人,莫非太陽從西邊出來了?哦,瞧我這腦袋,這地方乃是棲月穀,除了皎月,沒有太陽。」戰擎卻是一臉大大咧咧,戲虐著說道,看著戰擎對薑菲就像是一根刺,許多人都心中叫好,但也不敢表露自己真實的想法,畢竟他們可不像戰擎一樣,擁有媲美薑國的強大實力,就連那西域霸主的離國皇子離軒,都要對薑國公主薑菲忌憚三分,足以說明薑國的強大。

「莽虎,這龍龜乃是武王級別的蠻獸,其獸丹對你有大用,又經過了這片碧湖的溫養,吸收了生命之水的精華,如果你煉化獸丹,一定會大有益處。」看著場中爭吵不休,這些人族的糾葛,呼延將軍絲毫不在乎,哪怕這些人死絕了,他也不在乎,他隻在乎莽虎,所以提出了讓莽虎煉化獸丹。

「將軍,可是?」莽虎著急的說道,武王級別蠻獸獸丹,那可是極其罕見的,比生命之水的誘惑少不了多少,可是眾人心中無比驚駭,莽虎也是一臉沒有自信,要知道獸丹之中蘊含的玄氣,雖然十分精純,同時也十分狂暴,稍有不慎就能夠撐爆氣海,而氣海一爆,氣海重山據毀,那也就是一個廢人了。

莽虎語氣猶豫,也是因為不想冒險,武修一般想要煉化獸丹,需要許多靈材輔助煉成玄丹,然後服用暗暗消化,唯有荒人才敢不懼這狂暴力量,吞服獸丹煉化,但這種蠻夷的做法,也是因為逼不得已,荒人沒有人會煉丹,所以隻能以原始的方法吞服獸丹煉化,可是這種吞服煉化,就算是武侯層次的蠻獸獸丹,也是十分冒險的行為,而武王層次的獸丹,身為武侯強者的莽虎吞服煉化,唯有一個下場,爆體而亡,就算是比他層次低一點的武侯蠻獸獸丹,莽虎也得小心翼翼應付,何況武王獸丹。

「放心,有我護法,還有生命之水的幫助,這次你的體魄將會更進一步,將來追趕那個人不是沒有可能。」呼延將軍一臉慎重的說道,要想成就絕頂天才,若是畏懼死亡,那是永遠不會前進的,唯有麵對死亡,挑戰死亡,戰勝死亡,才能夠得到無上機緣,他的手中懸浮著三滴翡翠般耀眼的生命之水,加上莽虎得到的三滴,六滴生命之水對於莽虎來說已然是夠了。

「好。」莽虎鄭重的點了點頭,他咬了咬牙,如果一成不變,什麼都不願意嘗試,什麼危險都不敢冒的話,那與那些淤泥之中的泥鰍,有何區別?想要成為蛟龍,想要成為真龍,就不能躲在淤泥之中,唯有不停的冒險,才能從淤泥之中脫出成為蛟龍或者真龍。

呼延將軍欣慰的看了一眼莽虎,如果莽虎沒有邁出這步的勇氣,他也不會逼迫,畢竟武王級別的獸丹,對於他而言那也是珍惜寶物,如果不是因為莽虎真的是一個天才,他又豈會甘願拿出獸丹送給莽虎,隻見呼延將軍並掌如刀,虛空一劃,空氣之中,激響了起來,一道如同破空的鞭炮之聲響起,呼延將軍的掌刀化作了一道鋒刃,直接劃開了龍龜的肚子,所有人都一臉驚呼,原以為呼延將軍也是煉體強者,那些煉體強者,在武修眼中都是粗鄙不已,除了用拳頭與蠻力,再也找不到任何其他力量,就連武技都不會用,這種人就像是一個藝術家與莽夫達到了統一水準,而那個藝術家尤其會對那個莽虎有好臉色。

「這便是武王級別的獸丹,這麼漂亮?」有人驚叫了起來,獸丹他們都見過,乃是一個圓珠,散發著光芒,彷佛是由玄氣凝結精華,刨出獸丹便能感覺到精純玄氣撲麵而來,可如今這枚獸丹,卻沒有玄氣,反倒是一枚十分精美的珠子,蔚藍的珠子顯得有些普通平凡。

「這不是獸丹?」就連呼延將軍都一臉詫異,他沒想到這武王級別龍龜蠻獸體內之中,居然沒有獸丹,而是這樣一枚神異的珠子,原本以為龍龜體內的獸丹,乃是一枚柔和的獸丹,畢竟龍龜屬於水中蠻獸,一般水屬性的蠻獸獸丹相對柔和一些,沒有那些凶獸的獸丹狂暴,也是因為如此,他才能冒險讓莽虎吞服獸丹。

「蠻獸怎麼可能沒有獸丹,沒有獸丹的蠻獸怎麼可能活下來?」有人驚異的說道,所有人都認同的點頭,蠻獸的內丹,就像是人的心髒,一個人若是無心,又豈能活,如果這枚珠子能夠代替獸丹,那也絕對不是什麼普通珠子,可是人們也看不出這枚珠子究竟有何奇特,蔚藍的珠子,顯得十分剔透,裡麵彷佛蘊含了一片大海,煞是好看,卻是沒有任何的玄氣散發。

別人沒有在這顆珠子上看出任何神奇之處,唯有薑真的神情略顯變化,因為她體內那一絲如同發絲的紫色,卻不安的在氣海之中跳動,她感覺到了那一絲紫氣對這枚珠子的渴望,薑真心中也十分詫異,這枚珠子究竟是什麼東西,居然能夠引動這一絲神奇紫氣的共鳴,而那珠子也似乎感受到了什麼,散發著微弱的光芒,在吸引著薑真的眼睛,薑真眼眸之中看到了那珠子的內部,似乎乃是一片波瀾壯闊的蔚藍大海,掀起了狂風巨浪,卻在她眼中顯得十分平和。

「這枚珠子在發光?」有人再次驚呼,雖然他們在這枚珠子上沒有感覺到特殊,但此刻在閃爍發光的珠子,彷佛在高速所有人,它是寶物。

「這究竟是什麼東西?」所有人都好奇,能夠代替蠻獸獸丹的,絕對不是凡物,可是這裡人們眼界有限,也看不出異常,戰擎,離軒,薑菲,也都細細打量著這枚珠子,思索著究竟有什麼東西能夠與這枚珠子對上號。

「莫非是?」離軒喃喃說道,然後卻搖了搖頭,他覺得自己這念頭實在是過於瘋狂了,絕對不會是自己想象的那樣。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