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二一章 內亂(1 / 2)

本章報錯 加入書籤

第621章內亂

有陸丘在旁幫著「出謀劃策」,葉天霖此番的動作還算是乾脆利落。

他是徹底查清了葉天翰與墨書遠互通書信之事,並在拿到了切實物證後才動的手,又在覺察葉天翰已然金蟬脫殼的第一時間,就迅速命人封鎖了城門、捉拿了他麾下臣子。

是以,葉天翰極有可能尚未來得及跑出京畿地界,便已被困在了寒澤都城之內。

隻他名下的鋪子太多,各式商鋪、酒樓內,可供他藏身的倉庫暗格更是不知能數出來多少個。

即便葉天霖已派出去了手頭的半數兵馬,想要將這些鋪子一一查遍,仍舊要耗上不少時間。

——這還未必能一圈便揪得住他。

「可以,很精彩。」聽到此處的慕大國師不由抬手撫了掌,「葉天翰演來的這出戲,可比我們先前預計的要精彩多了。」

「那餘下的葉天恆與葉天肅二人呢,他們可曾動手了?」

「葉天霖派出了手中半數兵力去捉拿葉天翰,皇城內禁軍守備自會顯出疏漏之處。」墨君漓低眸輕嗤一口,眉間笑意愈發輕挑戲謔,「這可是造反的最佳時刻。」

「那兩人又怎會放棄這樣大好的機會?」

「所以,他們反了。」慕惜辭輕笑。

「當然。」少年慢條斯理地理了理衣袖,語調微緩,「先是葉天恆向著都城百姓們分發了討伐葉天霖的檄文,葉天肅那頭緊跟著他扯起『伐無道』的大旗。」

「這兩人征討葉天霖的由子,倒是我們先前教給聖女的相差無幾——」

「不尊神女、不敬靈宮,無故囚禁靈宮聖女,枉顧天下百姓的安危,意圖謀害聖女、損毀兩國盟約,再加上那些零零碎碎的諸如背信棄義、橫征暴斂之類的名頭。」

「總之雜七雜八的壘在一起,那兩人一口氣給葉天霖戴上了十幾層的高帽,陸丘見葉天恆那檄文寫的頗有些意思,還給我遞來了一份兒。」

墨君漓輕鬆聳肩:「阿辭,你要看嗎?要看待會我給你取來。」

「行啊,那你等下便把它拿過來罷。」慕惜辭樂了,「說真的,我這還是頭一次親眼見著征討一國君王的檄文呢。」

「成,那我一會就把那檄文拿來。」少年頷首,略略調整了思緒,繼續講起寒澤境內的現狀來,「接著講正事。」

「葉天恆的封地在寒澤東,葉天肅的封地則在皇都以西,眼下兩人已齊齊出了兵,一東一西,呈合圍之勢將整個寒澤皇城封困在內。」

「不過,這兩人顯然既不想讓葉天翰趁亂逃走,又不想讓那被外派的上萬兵馬得以及時趕回,襄助葉天霖。」

「是以那反旗雖已立穩,那兩人卻均不曾直接對上那些封鎖了京畿的兵士——」

「想來,他們應當是早就調齊了兵馬,並命他們好生潛伏在了皇都之內,隻待葉天霖上頭失智抽調了皇城的守|備|軍,便即刻分發檄文、立旗造反。」

「嗯,看來這兩人倒還有些腦子。」慕大國師抬指輕輕擊打著節拍,「沒蠢到不可救藥。」

「這樣一來,隻要他們能及時攔截住皇宮內向外遞出的信兒,那些在外搜尋著葉天翰的將士們,便一時半會收不到宮中兵變、君王遇險的消息。」

「他們收不到消息,自然會以為皇城之內風平浪靜……且他們倒也不必攔上太久,哪怕隻略微阻攔個三日五日,亦足夠他們將整個寒澤皇都鬧個地翻天。」

「對了,殿下。」小姑娘抖抖眉梢,轉眸看了眼身側的矜貴少年,「葉姐姐呢?她怎麼樣了。」

「聖女?她現在可好著呢。」墨君漓咧嘴,「且她那靈宮……這會差不離得是寒澤境內,最熱鬧的地方了。」

「葉天恆等人相繼起兵之後,皇都內曾生出過好大一場動盪,葉天霖為抵擋住那二人攻勢,便將先前看守靈宮的兵力全部召回了。」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