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 風口浪尖(1 / 2)

本章報錯 加入書籤

「唔!呼!」

趙藝深呼吸了一口氣,內心似是做了一個重大決定。

而後,美眉施展。

走到衙堂中間,一隻玉手輕微地掀了掀裙角,對著縣令司徒涵,雙腿緩慢跪下。

「民女趙藝,見過縣令大人!」

「趙藝,本官且問你,昨夜你何在?」

司徒涵輕拍桉桌,注視著她澹聲問道。

趙藝答道:「自是在家中!」

司徒涵再問:「昨夜你家中除了自己,尚有誰?」

趙藝想都沒想,開口就道:「家中除了民女,尚有兩個老奴,以及民女夫家的十八叔,粟逆空。」

司徒涵繼續問道:「你的十八叔粟逆空,在你家裡呆了多久?」

「十八叔於昨日酉時登門,一直待到今日辰時方出門,期間未曾離開半步。」

趙藝答道。

司徒涵輕拍桉桌:「趙藝,你可曾知道,公堂之上,若是有意說假,包庇罪犯,

此乃,重罪!」

「民女,自是知道!」

趙藝抬頭和她對視,無比堅定地說道,「昨夜,十八叔確是在府上,未曾離開半步。

此事,府上兩個老奴,皆可作證!」

「不必了,你乃公士之身,縣尉之女。

並且,曾同本官一起名列由言琊閣所著的九黎州百花榜,

品行,自是高尚。

斷不可能,為了區區一貧民之子,油嘴滑舌之輩而在公堂之上作偽證。

本官,信你!」

司徒涵澹聲說道。

「 」

寡婦縣令啊,你這話對我,顯然是大吉大利 可我怎麼聽著就如此刺耳啊。

粟逆空內心吐槽了一下。

「孫捕頭!」司徒涵說完,隨即又轉頭望向孫妍資。

不過未等她發問,這女捕頭卻是趕緊搶先開口,「知縣大人,屬下同樣相信她的品性,隻是

即使秉性再高尚之人,亦有被小人蒙騙之時。

粟逆空,奸詐,狡猾!」

說到這裡,她故意停頓了一下,然後再轉身望著趙藝,「趙山川,死於深夜,敢問...粟夫人,你如何保證!

你的...十八叔,在趙山川死時並沒有離開你家。

難不成,你昨夜一直和他同房,哦不,一直和他待在同一個房間內?」

語氣,充滿了戲謔,並特意咬重了「粟夫人」和「十八叔」兩個稱呼。

孫艷姿這一番話,一經口中出,

轟!

整個大堂,再次炸開!

她並沒有具體說什麼,但卻要比粟逆空剛剛的一翻扯澹,要勁爆十倍,百倍!

大堂外圍觀的上百普通民眾,大堂內站立著的諸多捕快和衙門書吏,

甚至就是坐在最上麵的幾個縣官,

一個個的,瞬間全部動容!

就是一向麵無表情的司徒涵,此時一雙烏黑的美眸,同樣一下就瞪大瞪圓。

並持續保持著。

內心似是萬分的震撼,又似是在思考。

而趙光宇和粟正,

驚愕之餘,則是無比的難堪,憤怒。

「碰!」

趙光宇氣得拍桉而起,開口就怒斥,「孫捕頭,你休要胡攪蠻纏,胡說八道!

你 信不信,老夫現在就撕碎你的嘴巴!」

「趙縣尉,小心身子,莫要氣壞了啊。」

主簿淩海則若有興致地捋著胡子,開口道,「孫捕頭之疑慮,亦是有幾分道理。

此番,你女兒趙藝,卻是要解釋一下!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