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熬到頭了(1 / 2)

本章報錯 加入書籤

宇智波喜歡搞全族聚會,這事流雲從小就發現了,隻不過隨著時間的推移,聚會的內容也逐漸有了變化。

一開始,族人們還隻是喝酒吹牛,但隨著宇智波和村裡的矛盾越來越大,大家夥交流的內容也都大變樣了。

尤其是近些年,第三次忍界大戰剛剛打完,沒有了外部壓力,整個木葉都卷起來了。

被稱為木葉第一豪族的宇智波,自然是被卷的最厲害的一個,以至於族人們喊出了要來一次大清洗的言論。

每當這個時候宇智波流雲都想罵娘,上有木葉f4和三忍,猶如核威懾。

下有卡卡西等一班人逐漸成長,而中間也有四代火影,以及日向等其他家族牽製,可以說麵臨的困境十分的艱難。

雖然憑借宇智波一族的實力,還是能夠乾出些讓木葉頭疼的事情,不過很明顯一群想搞事的惡狼,偏偏選了一頭二哈當頭領。

不是流雲有意詆毀自己三叔,宇智波富嶽不是個稱職的族長,最起碼處理事物的角度和思維很有問題。

就比如現在,麵對族人的抱怨和村裡的區別對待,他就沒有想過尋找問題的根源,而是不停地在妥協和安撫之間切換。

「流雲,你是家族最年輕的長老,同樣也是四代火影的護衛之一,作為家族和村子之間的紐帶,我們希望你能夠為家族爭取足夠的權力。」

說話的是宇智波輩分最高的族老,按輩分流雲還得喊他爺爺,對於這個老頭他內心很不忿。

「族老,三年前我就讓你們選我當族長,你們說我太年輕讓我等一等,最後選了我三叔,現在遇到了問題了又要我出力,你們這是玩我嘛!」

麵對長輩流雲還是那副不耐煩的樣子,生生死死十幾年,他也早就習慣了族人們這種有用就要求,沒用就踢走他的態度。

不等族老和族人們開口,他直接站了起來,貼身的戰鬥服將他修長的身材勾勒的十分完美。

「我的意圖一直很明確,時代變了再強的一族,如果不知道變通早晚化作歷史的塵埃,不妨睜開眼看看老對手千手一族,與時俱進才是發展的方向,我也痛恨那些人,現在他們拿捏著大勢我們鬥不過。

如果想要讓宇智波坐上火影的位置,首先第一個,就是別動不動就要政變的口號,咱們需要的是改變而不是硬來,當年斑都沒有辦到的事情你們行嗎?」

宇智波斑,這個名字是宇智波家族的禁忌,一些族人甚至將這個名字都妖魔化,像流雲這樣公然喊出來,如果不是他的實力估計早被人打死了。

離開宇智波聚會點,身後跟了三十多位族人,這些人無一例外都是家族的中堅力量。

穿越十七年,他也不是白混的,最起碼拉起了一支屬於自己的隊伍,雖然暫時沒有和叔叔搞分裂,但不少族人對他的野心也都知道。

「流雲君,咱們這樣公然對抗族長是不是有些不妥?」作為手下頭號馬仔,宇智波次郎問出了同伴們的擔憂。

望著那些追隨者,流雲答非所問的說道:「知道為什麼我和你們會被趕出木葉再邊境駐紮嗎?那是因為族裡沒有一個人敢說穩贏我的人,宇智波一族強者為尊,隻要我一直強下去他們就不敢對我置喙。」

夜裡,全副武裝的流雲盤坐在榻榻米上,就在這個時候,一道野獸嘶鳴聲傳遍了整個木葉,這道充滿了戾氣的聲音,讓那些睡下的忍者們全都被驚醒了。

流雲兩個起跳就站在了自家屋頂上,九尾巨大的身軀正肆虐周邊,而且它前進的方向也是木葉村子的所在。

「終於開始了嗎!」暗暗自語間,流雲緊了緊手裡的佩刀,兵器在手讓他的底氣也充足了些。

一道道身影落在他的周邊,比起安逸許久的族人,這些跟隨自己駐紮在邊境的追隨者都習慣了提高警惕。

「流雲君,這就是九尾妖狐嘛?我們現在怎麼辦?」宇智波次郎照例詢問流雲的指令。

「聽好了,我們主要的任務是援助四代火影,如果有接到阻攔九尾的命令,盡量在遠處釋放忍術不要近戰,保護自身不受到傷害。」

眾人得到他的指令,一個個齊聲和是,這些都是流雲用一次次生死之戰換來的威望。

就在他們即將踏出族地大門時,族長宇智波富嶽擋住了他們的去路。

「流雲,三代有令讓我們緊守各個隘口,防止其他村子奸細襲擊。」

「族長,你急糊塗了嗎?眼下九尾肆虐,如果我們宇智波一族沒有人在正麵抵抗,一旦事態平息我們必將遭到所有人的詬病,還有現在當家的是四代火影波風水門,三代不過是顧問而已沒有權力命令我們。」

說著不顧臉色猶豫的三叔富嶽,徑直帶著自己的人手殺向九尾。

「族長,流雲君說的很有道理,我們現在怎麼辦?」一個族人眼巴巴的看著族長,等待他新的命令。

「健太,你帶領一半族人駐守各大隘口,發現任何可疑之人可以直接抓人,如果反抗直接擊殺,其他人隨我一起阻攔九尾。」

看著身影逐漸變小的大侄子,富嶽一咬牙做出了人生第一次違背意願的決定。

流雲這邊,一路飛奔,路上不斷地有忍者們朝著九尾方向聚集,這些人都被流雲一一收歸到自己的隊伍之中。

作為依舊活躍在邊界的人,木葉不管是其他家族還是平民忍者,對於宇智波流雲都不陌生。

當聽到要求自己加入隊伍時,一個個都沒有抗拒,反而十分的配合。

就在這個時候,幾個身穿黑衣頭戴麵具的忍者出現,擋住了流雲等人的去路。

「停下,宇智波一族的即刻返回,其他人隨我一起阻止九尾。」一位帶著禽獸麵具的黑袍人說著,就要接過指揮權,將流雲聚攏的忍者拉走。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