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9章 真就零元購唄(1 / 2)

本章報錯 加入書籤

「別說是甜湯了,那個貨架我覺得他都想吃。」

岑清嘆了口氣,看著逐漸被吃空的便利店,默默地嘆了口氣。

看來以後他們小隊得多賺點錢了,不然連個隊員都養不活。

就在吃下最後一袋薯片的時候,維爾德整個人就昏了過去。

但是在昏迷之前,還不忘把嘴裡的薯片給咽下去。「」臥槽!他該不會是被撐死了吧?」

金斯文直接喊出一道國粹,連忙上前查看情況。

「還好,還好,還有呼吸,死不了。」

將指尖抵在人中處,金斯文長鬆了口氣。

但緊接著又是一陣輸出。

「吃飽了就睡,他是要變成豬嗎?!」

看著已經倒地不起的維爾德,眾人也都連忙聚集了過來。

不過,幸好也沒有什麼大事。

隻是需要有人來拖著他繼續前進。

「所以說,哪位勇士來幫助我們的小可愛?」

金斯文環抱著雙臂,試了一下維爾德的重量。

然後……,就放棄了。

別看著維爾德挺瘦的,但那重量也不是一般人能抬得動的。

最終還是盧克斯接過了這個燙手的山芋。

他將人半背了起來,可就在他的指尖觸碰到維爾德的皮膚時,還是不可避免地被燙了一下。

「臥槽!他這是剛從熱水裡撈出來的嗎?」

那溫度燙到,他這個正常體溫的人都受不了。

但維爾德的臉上仍然是青白色,就連皮膚都是蒼白的。

完全就不是這個溫度該有的膚色!

而岑清也趕過來,用掌心試了試維爾德額頭的溫度。

的確是燙得嚇人。

「難道這就是傳說中的,死豬不怕開水燙?」

金斯文看了眼睡成死豬的維爾德,隨口抓了個成語就開始說

「這麼高的溫度,就算是他的身體有異常,也不能放任下去。」

喪屍的體溫本就低,如果持續走高,肯定會對身體有影響。

而且現在岑清也沒有辦法完全保證,醒過來之後的維爾德會是什麼模樣?

是恢復正常了的人類,還是變成一具行屍走肉的喪屍,抑或是保持原狀?

「這裡的附近有一家醫院,或許我們可以先去那裡試試。」

普佐打開電子地圖,說道。

雖然他們身上有任務,但也不能將維爾德就這麼扔在這裡不管不顧。

可就在普佐製定下一步計劃的時候,卻突然停止了說話。

而岑清也是同樣的神色凝重。

她的精神係異能外放,卻察覺到便利店外有兩個變種人。

在岑清的眼神示意下,眾人又悄悄拿起手裡的武器,將子彈全部上膛。

可就在便利店門打開的瞬間,眾人也都鬆了口氣。

因為這兩個變種人,正是剛才岑清見到過的那對母女。

她們看起來很餓,也有些狼狽。

幸好便利店裡還有他們剩下的一點點食物,但也足夠這對母女享用了。

將麵包餅乾牛奶等物資擺放到小女孩的麵前,岑清等人正準備離開,卻被那位母親喊住了。

「你們是要去繁華大道東南角的那家醫院嗎?」

艾薩看到了維爾德的情況,猜測著問道。

「是的。」

岑清點了點頭,不過注意力卻放在了那個小女孩的身上。

她看起來很餓,也很瘦弱,可擺放在她麵前的食物卻被她吃得很艱難。

似乎,就像是在吃什麼難以下咽的東西一樣。

而那塊麵包岑清也嘗過,雖然算不上好吃,但也絕對不會達到難以下咽的程度。

唯一的可能就是,她們已經對人類的食物失去原有的渴望了。

「那家醫院的旁邊是社會福利院,你們最好拿完要用的藥品就趕緊離開。」

艾薩吃著手中的食物,但表情也並不是享受。

而是強迫著自己,將手裡的食物給咽下去。

「謝謝。」

岑清道謝,但看著這對母女進食困難的樣子,終究還是沒有說些什麼。

或許,普佐說得沒錯,他們沒有辦法再融入人類社會了。

但在此之前,總是要再嘗試一下的。

不能一紙判決書下來,就要了這些成千上萬變種人的性命吧。

可就在岑清準備離開的時候,艾薩又喊住了她。

這一次,她拽住岑清的衣角,神色不安,祈求道,

「我知道你們是來做什麼的,但能不能……」

她看起來無助極了,就連措辭與語氣中都滿是更咽,

「我是想說,能不能,給我們一個痛快的死法?」

她們在實驗室裡受過了太多的疼痛,不想臨死之前,還要被那些人虐待。

艾薩抓著岑清衣角的手泛著白,她的豎瞳中流出點點晶瑩的淚珠。

「帶著孩子,找個地方好好藏起來。」

世界那麼大,就算是避世,也能安然度過餘生。

而岑清也沒有打算要拿這對母女去邀功。

該懲處的人,是那些借用自己超能力為非作歹的惡人

好人,不該是這個下場。

「還有,如果覺得這些食物難以下咽的話,可以嘗試配一些營養劑。」

她們的身體都被改造得極為適合末世,就算是隻有營養劑,也會活得很好。

隻能說,他們被改造的,就是為了末世。

岑清拍了拍她的肩膀後,就打算前往那家醫院。

維爾德的情況不能再拖下去了,總得嘗試著給他退燒才行。

而小隊的眾人也都整裝待發了,一行人開始朝那家醫院前進。

就是苦了盧克斯,還得背著個身體超重的維爾德。

倒不是他本身有多沉,隻是剛才吃得太多,有點壓體重。

「為什麼剛才就沒有人勸他少吃一點?」

盧克斯被壓得氣喘籲籲,額頭上的熱汗就沒有消過。

這個大冤種他真得是當之無愧啊!

「我們勸了啊,有用嗎?那架勢,活像是幾年都沒吃東西一樣。」

「要是上去攔著他,估計維爾德直接會將我們一拳打飛。」

金斯文語氣雖然誇張,但剛才維爾德那樣子,確實還是有這個可能的。

盧克斯氣喘籲籲,最後還是岑清從便利店推出來了個推貨品的小推車。

將維爾德放到了小推車上推著走,這才讓盧克斯緩了一口氣。

便利店距離醫院的路程並不長。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