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0章 陰差陽錯碰巧了(1 / 2)

本章報錯 加入書籤

校園影視片段第一組出場的便是第五班級的舒年,這次她倒是學了一個比較聰明的方式,這個女主的人是和她的形象比較相似。再加上她的那種放不開的演技,還有那種羞澀的表情,活生生的將一對羞澀的暗戀女生演了出來。

這雖然和影片中的不太一樣,但也是一種另類的演繹方式。

在這一組所有的人員表演完之後,林清影也說了這個問題:「舒年人運氣不錯,選了這一組。雖然你的演技什麼都不夠,但你就是比較適合這種花瓶一般的角色,站在那裡不動的話,就已經夠賞心悅目了,但如果一說話,就暴露出來你根本不會演戲這個事實。」

在綜合評分之後,舒年以十分危險的分數留了下來。

在幾位老師綜合評分的時候,他們的目光一直有意無意的留在張可凝身上。

張可凝知道他們在想些什麼,畢竟兩個人不合的傳聞已經傳了很久。現在舒年能夠留下來,張可凝覺得還是挺好玩兒的。

舒年的晉級給第五班級帶來了一絲希望,其中第五班級不乏像舒年這樣漂亮的女生。在校園劇的時候她們也有爭取過,但是剩下的那些男生都比較喜歡舒年,在公共投票的時候舒年以高票成功獲得了出演校園片段的機會。

所以在舒年表演完之後回到待機室時,第五班級的女生看著她臉色都有點不佳,同時嘴裡不友善的話也沒有絲毫掩飾。

「有些人能留下,該不會真的以為是自己的能力不錯吧?」

「還不都是湊巧嗎?如果讓我演這個校園劇,那我肯定也能獲得高票呀。」

「然後就是咱沒有那臉,也沒有那勾搭男人的本事。」

「餵!舒年,要不然你教教我們怎麼勾搭男人唄?」

房間裡麵的攝像機還在運作著,這邊的攝影師也沒有想到在錄製節目過程中居然也能發生這種事情。他正準備去報告導演的時候,邊看到第五班級的男生出場了,訓斥他們不要對舒年那麼大的惡意。

於是攝影師便沒有把這段插曲放在心裡,他同時還掌控著好幾個機位,要把有趣的時間點都記下來,方便後期剪輯。

張可凝此時還不知道第五班級發生的這一切,如果知道的話,她肯定是要搬著小板凳去看戲的。但是現在的他們確實因為舞台上麵的精彩節目,而吸引著。

接下來的順序依次是搞笑,動作,文藝,正劇,仙俠......

大家一致認為今天的搞笑考核片段可以封為今日最佳,雖然他們的有一些行為比較尷尬,但毫無疑問贏得了全場人的歡樂。

就連馬濤沉著的那張臉也洋溢著似有若無的笑意。

其中張可凝隊伍的四個人更是險勝,他們聽到獲勝的消息時候並沒有像表現出來的那麼開心。當時安逸說的話,他們還記在心裡,難道他們贏了這個比賽的原因就是因為他們的形象和影片比搞笑影片比較相符嗎?

雖然沒有人說這些話,但是他們下意識的就覺得這些事情和自己的長相,氣質,有著密不可分的關係。

張可凝也在這一次的評分中,第一次獲得了團隊第一名。

緊接著學員們所演繹的是動作電影,這一個對陸新的班級來說有很大的優勢,他們班有兩個武生。

這對公平性來說是很大的爭議,就像在訓練過程中,張可凝他們團隊的武術指導和所有班級都是混著用的,這就造成一個武術指導沒辦法兼顧所有的人,張可凝身邊還好有嶽童這個保鏢。

在精心編排了兩天之後,嶽童身為一個不專業的武術指導,終於找出了怎麼看起來打的很疼,實際上確是輕飄飄的動作。

但這種速成的和那種從小到大學習的果然不一樣,陸新隊伍裡的兩個男生拳拳到肉,看起來英姿颯爽,單單是在那兒站著就有一種不好惹的氣質。

而他們幾個的隊伍更像是披著狼皮的小綿羊,幾人站在一起便是小巫見大巫。

在文藝片這個影視片段講述了一對傷感深夜買醉的社畜生活,安逸在裡麵飾演了那個總是唯唯諾諾的公司實習生。

在化妝師的加持之下,安逸看起來一個乖乖的小男生加上厚重的劉海,還有那大黑框眼睛,活生生的一個剛進入職場的新人模樣。

「你說那個王老板他是不是有什麼毛病?我明明都把那些東西發給他了,他硬是說沒收到,還非要我再發一次。」

「這算什麼?我和我女朋友回家正恩愛著呢,他一個電話就呼過來了,讓我來公司加班。就憑他那一點工資還想讓我多賣力的給他工作?想屁去吧他!」

「反正在他心裡我們就是耕地的牛,什麼都比不上!你瞧瞧,公司的那些女人不過是賣了個笑,那王總就被她們迷的五迷三道的。」

「要是我下輩子投生成女人就好了,不用這麼努力的掙錢養家。」

在眾人一同埋怨著公司不公平製度的時候,隻有角落裡那一個男生獨自喝著悶酒,有些蒼白的臉龐現在已經因為酒勁上了紅暈。

「餵!小劉,你心裡就沒覺得咱們公司有什麼方麵不好?」

男生突然被點名,猛地抬起頭來:「沒,沒有,我覺得挺好的......」

雖然他是這樣說,但是那些員工明顯不相信他的話。

其中一個中年男人拍了拍他的肩膀:「我都知道你是新來的,不敢說老板的壞話。但是沒關係,老板他是不可能讓我們這樣的小破酒館來的,人家那可是開著豪車出入各大高檔場所,不是有那麼一句話嗎?隻要我努力工作,老板就能過上他想要的生活!」

「哈哈哈哈哈!」

男人的一句真理惹來一眾附和的笑聲,在中年男人絮絮叨叨的時候,男生重新開了一瓶酒放到他的麵前:「前輩,您喝。」

即便現在有些醉酒,他內心中也有一些沖動,還是能夠壓抑住。聽著前輩們的發泄他則是在一旁喝著悶酒,時不時的還要給身旁的前輩們添酒。

「行,行行!咱們小劉就是上道。你如果在工作上有什麼不懂的,可以隨時來問我。」中年男人舉起酒瓶,一下灌下去半瓶酒,舒適的打了一個酒嗝。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