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四章解開謎團(1 / 2)

本章報錯 加入書籤

盡管東越侯李元尊告訴厲正南,他早就將整個東越城翻過了,可厲正南依舊逼著他再尋。

顏玉跌落懸崖之後,所有人都說顏玉死了,屍骨無存,可李元尊卻不相信,阿吉亦不相信。

所以李元尊下令全城戒嚴,搜查顏玉的下落,這也是阿吉喜歡李元尊的地方,很快接受他是自己爹爹的原因?

李元尊是真心在找尋顏玉,他是付出了的。

整個東越城,幾乎都被李元尊翻個底朝天,可就是沒有人見過顏玉,辛苦了近一個月,這才讓李元尊與阿吉不得不接受顏玉死了的事實。

也正因為這樣,東越侯府到現在才給顏玉辦喪禮。

東越城在厲正南的一聲令下,再次人仰馬翻,眾人紛紛猜忌,這個顏玉到底什麼身份?讓東越侯如此重視。

此時「斷腸崖」的一處山洞裡,一個女人正在搗鼓著藥材,對於外麵的慌亂,顏玉是有所耳聞的,可她不想出去,因為她記起了一些往事。

那天她從懸崖跌落,本以為必死無疑,卻不想被一個樹枝勾住。

她掙紮著打算爬上枝乾,從樹上溜下來,卻不想用力過猛,枝乾不堪負重,斷裂開來,她再次跌落。

就在顏玉跌落過程中,腦海裡閃過一些畫麵:

一個小女孩手裡拿著一朵很大很紅,紅的如火,很漂亮的花,問她父親:

「父親,你看這是什麼花?好美。」

她的父親溫柔地摸了摸她的頭,溫潤說道:

「此花叫「無憂花,」你別看它長的美,可它卻有一定的毒性。」

「有毒?啊……」

小女孩仿佛受到莫大驚嚇般,急忙將花丟了出去。

卻聽他父親發出爽朗大笑說道:

「玉兒,別怕,此花雖然有毒,可隻要不誤食,還是有一定價值的,因為它確實很漂亮。」

「那萬一誤食了,會如何?」

那個小女孩打破砂鍋問到底般詢問著。

「它的汁液一旦被人吸食,會讓人忘記一切。」

「忘記一切……」

這四個字,不斷在顏玉腦海裡盪漾著,直到倆聲淒慘無比的狗叫聲,傳進她耳中,顏玉才猛然驚醒:

「我沒死?」

如此想著,她一骨碌爬起來,有些膛目結舌,自己身下竟然壓著一條很大的野狗,野狗早就被壓成爛泥。

顏玉猜測應該是剛剛自己墜落的時候,下麵剛好有一隻野狗,正在啃食一根骨頭,她從天而降,倒黴的野狗,成了她的墊背。

因為野狗的身體溫熱,血液也是新鮮的,還有剛剛的慘叫聲,以及一根血淋淋的骨頭,顏玉隻能雙手合十,道了一聲:

「阿彌陀佛。」

樹枝的緩沖,加上野狗做了她墊背,顏玉並無什麼大礙。

望著被自己壓扁的野狗,她愧疚極了,要不是自己從天而降,這隻野狗也不會死。

善良的顏玉,決定掩埋了它,望著自己身上帶血的衣衫,她蹙了蹙眉,脫了下來,丟在了一旁。

剛把野狗埋了,一陣莎莎聲,伴隨著說話聲,顏玉急忙躲了起來。

「快,快,趕緊看看,顏夫人怎麼樣了?」

李元尊著急的聲音,傳進了顏玉耳中,伴隨著的還有孩子們的嗚咽聲:

「嗚嗚……娘親,嗚嗚……」

……

四個小家夥幾乎哭的上氣不接下氣,顏玉的心揪的好痛,她想要站起來,告訴孩子們,她很好,卻又聽到一個陰冷的聲音說道:

「行了,別哭了,哭的本少爺煩死了,這麼高的地方掉下來,肯定摔死了。」 「你胡說,娘親不可能死。娘親是天使,你這個大壞蛋,滾開,嗚嗚……」

阿意仿佛推了一把康仁,傷心欲絕的聲音說著。

「小兔崽子。你竟然敢推本少爺,本少爺揍你……」

康仁陰蟄的聲音。

「你敢……你要動本侯兒子,本侯宰了你。」

北冰侯劉正一怒氣沖沖的說著。

「夠了,誰要再吵,便給本侯滾出東越。」

李元尊怒火中燒的大吼。

「哼!不吵便不吵。」

康仁鼻孔朝天的冷哼道。

就在此時,一陣驚呼聲響起:

「你們快看,那邊好像是娘親今日穿的衣衫。」

是阿吉。

顏玉朱唇緊咬,嬌拳緊握,她猶豫了又猶豫終究沒有出去。

剛剛她在四方諸侯的人手裡,被搶來搶去的情景歷歷在目,如今想來,她依舊心有餘悸,她不想再經歷一次,更何況腦海裡那抹記憶,讓她懷疑自己是中了毒,中了「無憂花」之毒。

否則她不會不記得以前的事,還有四方諸侯與她又有什麼關係?

以及四個長相不一的孩子,她堅信自己不是一個水性楊花的女人,那到底是誰?將四方諸侯的孩子,塞給自己的呢!

哪個孩子才是自己的?自己的夫君到底是誰?

這一切的一切隻能恢復記憶之後,才能解開,顏玉不想再糊塗下去,她決定尋找真相。

「為什麼隻有娘親的衣衫,娘親去哪裡了?」

遠處傳來阿祥帶著哽咽的聲音。

「娘親一定沒死,她肯定是回爹爹家裡了。」

阿吉仿佛想尋求安慰似的說了一句。

「嗯!說不定娘親回去找我們了。」

「對,我們趕緊回去看看。」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