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六章 憤恨(1 / 2)

本章報錯 加入書籤

起初逃來淮陽城的隻有一個衣衫襤褸的老婆子。

沒人相信她嚷嚷的那些話。

亂了?

早幾年就在傳要亂了,這都傳了三年,又亂了幾回?一次也沒有。

都隻是空穴來風罷了。

但很快,一波又一波難民前來投靠,短短幾天內,淮陽城內擠滿了難民,再無收容能力。

都護府與都督府終於反應過來,宣布封城,不再接受逃難過來的難民。

淮陽城內人心惶惶。

但都護府與都督府卻沒有一人站出來主持大局,在令人不安的緊張的氣氛之中,似乎在醞釀著什麼可怖的東西。

小六小七關上小樓的大門,去到林落身邊。

「夫人,我們已經打聽出來了,北邊全都亂了,城池裡都塞滿了逃難的人,塞不下了他們才往南走。」亂的地方越來越多,但是每座城池的收容能力都是有限的。

且,戰爭的火苗正向外擴散,到底何時會燒到這南邊的邊陲小城上,那還是個未知數。

小六小七尚且未成長為頂天立地、無所畏懼的男子漢,林落從他們的眼中看到深深的迷惘與不安。

好似又回到了被販賣的那段日子,總看不到明天的曙光在何處。

林老頭拿著煙槍路過,給了這兩小子一人一下。

「你們夫人好著呢,這副死了主子的表情是給誰看的?」

無辜躺槍的林落:「……」林老頭不說的時候,她一點感覺都沒有,但是為什麼現在心裡頭卻是如此的別扭?

頂著她家老爺子的臉說這種話,真的讓林落手很癢,很想打人。

小六小七反應過來,歉意低頭:「夫人,我們倆個是無心的,隻是……」

「隻是什麼?男子漢大丈夫,竟如此貪生怕死嗎?那不如現在就一頭撞死去了,好過日後死在他人之手,還丟了你們夫人和我的臉麵!」

林落:「……」該說的不該說的,怎麼都叫你給說了?

且丟她的臉麵就丟她的臉麵,又與你何乾呢?

林老頭吸了一口煙,往小六小七臉上吐:「不要著急,不要害怕,天塌下來,不是還有我……們飯館裡的老板頂著?」

林落:「……」我真的是謝謝你。

雲奶奶牽著雲小伊過來,聽到林老頭這話翻了個白眼,她一直都對林老頭這個在小樓裡混吃混喝的人有意見,此時懟了林老頭一句,「要不是你運氣好些,早些逃來這淮陽城,你也是現在被擋在外頭的難民中的一員呢!空口說大話,什麼也不怕,德行!」

「雲奶奶這話說得不錯,林爺爺,你也是北邊逃難來的人,之前怎麼沒聽你說北邊亂了的事情?

要是您早些說了,咱們這小樓裡也好多屯點東西,以後的生意才能做得更長久一些啊。

現在到處都亂了,小樓的生意怕是也做不了幾天。咱們是虧大了啊。」

齊小樂抱著錢匣子過來,這裡邊裝的是今天小樓的盈利,是要抱回家裡的。

林老頭身子微微一僵。

「這這這……」一時之間抓頭撓腮,卻說不出話來。

林落淡然接話:「或許是年紀大了,記性不好了吧,也都不是什麼美好的記憶,忘記了就忘記了。」

算是給了林老頭一個台階下。

林老頭乾巴巴的笑了起來,附和道:「沒錯沒錯,我年紀大了,記不住事情。要不是小樂你告訴我,我都不記得原來我是從北邊來的了。」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