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六章 武鬆現身(1 / 2)

本章報錯 加入書籤

卻說劉禪聖駕出巡,在函穀關為一群刺客包圍。因為是山路,所以劉禪和眾軍士都下馬步戰。六七個蒙麵人把劉禪、張星彩包圍起來,剩下的擋住外麵的衛士。有人問這楊雄、石秀武藝了得,如何沖不過來,原來他倆被打頭的蒙麵人纏住,此人右手長刀,左手短劍,刀法十分刁鑽老辣,楊石二人心急如焚,竟久攻不進。眾軍士也被擋在刀陣之外,雖不顧生死的往裡沖,卻隻搭上了十餘人的性命。

那劉禪星彩被圍在圈裡,兩個蒙麵人夾攻劉禪,幸虧這些年劉禪堅持每日和星彩練劍,右手舞動寶劍,左臂持護盾,倒也攻守嚴謹,兩個蒙麵人一時攻不進,但兩把長刀也真如風急雲旋一般。圍住劉禪片刻不放鬆。星彩則一口劍,一麵盾牌擋著四五個蒙麵人。她一麵防禦,一麵還要時時照顧身後的劉禪。星彩看到幾名軍士戰死,知道形勢不妙,便行險招,用盾為牆撞向前麵的敵人,那三人速退。不料星彩是虛招,身子一轉寶劍狠掃後三路,果然後麵一刺客上來夾攻,被星彩一劍掃到腳跟,悶叫一聲,抱住腿在地上亂翻。

不料這群刺客配合十分純熟,頓時又新沖來兩人,掩護這個受傷的退下,星彩這邊敵人仍不見少。石秀看到此情景,忽然想起當年劉禪車輛在成都太後永寧宮外遇襲之事。心裡明白這正是那批人。暗向楊雄使個眼色,楊雄頓時把大刀舞的風雨不透,逼得那打頭的刺客稍稍後退,石秀卻虎吼一聲,一刀剁向其他刺客,那些刺客正一心一意擋著衛士們,石秀一刀立刻砍翻一人。正要趁勢擴大戰果。忽然隻覺臉上一涼,側頭一望,楊雄肩膀竟被劃傷,隻得又回救楊雄。

正這時,外圍殺進來一條大漢,喝道:「什麼人敢光天化日之下來打劫?!」聲如虎吼一般,兩撥人不知他幫哪邊,一時都是一愣,但見這漢子穿了一領新納紅袖襖,戴著個白氈笠兒,身軀凜凜,相貌堂堂。眼射寒星,眉如刷漆。胸脯橫闊,骨健筋強,手持一條鐵棒。手指那些蒙麵人道:「趕緊滾,饒爾等性命!」一個刺客跳出來。也不說話,一刀向大漢頸部掃去,眾人隻聽當的一聲大響,那刀被大漢鐵棍打向九天雲外,又復一棍,了結性命。眾衛士不由都喊聲好!

那大漢索性一棍照著為首的刺客打下,石秀所料不假,那刺客正是韓龍。奉司馬昭之命來刺殺蜀國君臣,他精選了三十六人,都做蜀軍打扮混入境內。不料昨日正在路上襲殺了石秀送信的軍士,知道劉禪車駕要經過這裡。便和大家脫了軍服,換成黑衣。軍馬都藏在遠處。隻等殺了劉禪。便遠走高飛。不料這大漢出來攪局。韓龍也是惱火,揮刀和大漢戰在一處。石秀見機會到了,讓楊雄下去裹傷,自己又揮刀直砍刺客。衛士們也士氣大振一齊沖上。那星彩又豈能放過機會,一劍又剁倒一名刺客。

原來那三十六名刺客竟讓百名皇家衛士手忙腳亂,並非他們各個武功絕頂,主要是刀陣配合周密,他們的刀法又和中原摟頭蓋頂的刀法完全不是一個路子,故此衛士們一時無法適應。但如今形勢逆轉,刺客們心中發慌。陣法不像開頭那般嚴謹了,衛士們也漸漸適應了他們的刀法路數。放開了手腳。片刻刺客裡便又有七八人倒下。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