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二章 廣告?(1 / 2)

本章報錯 加入書籤

杯子裡麵的半杯咖啡,被蒸發的所剩無幾。

咖啡勺子融化後的鋼水,又重新冷卻下來,化為一個不規則的小鋼塊,帖在杯子底部。

嘴巴震驚的都能塞進去一個雞蛋,陳正聰望望對麵,依舊一臉淡笑的陳海, 又看看自己麵前,咖啡杯子內的情形。

他使勁揉了肉眼睛,又狠狠掐了自己大腿幾下。

直到確認,他所看到的一切,是真實場景,並非幻覺之後。

「特異功能……」他一臉的不可置信,死死盯著陳海, 從他的口中, 好不容易才擠出幾個字來。

他的額頭之上,驟然沁出的一層細密汗珠,已經可以說是肉眼可見。

他自然清楚,陳海在他麵前,展現出這樣的本事來,絕對不僅僅隻是證明自己。

眼前這一幕,再與陳海之前所說的那一番話聯係起來。

他此舉,就算不是示威,也肯定有著幾分震懾自己的意思。

未知的事物,最容易令人心生恐懼。

陳正聰麵前那杯咖啡,他剛剛可是還喝去了將近一半,杯子內的那把咖啡勺,他剛剛也有同樣使用過。

可現在……

看著杯子裡麵,莫名其妙融化之後,化為一個小鋼塊的那把咖啡勺, 他是真的有些被嚇到了。

「什麼特異功能?就一點小手段而已, 根本上不了台麵。」

「在外行人眼中,這就是一種小魔術。」

「不過陳大師你, 懂一點風水玄學,你可以認為,這是某種道術。」

「你想見識我的本事,我已經展示給你看了,現在,你是否可以遵守承諾,給龔雨欣女士,打電話過去,幫我傳個話呢?」

輕描淡寫,陳海淡然一笑,直視著麵前的陳正聰,他不緊不慢,開口說道。

說這番話的時候,他自始至終,都麵帶微笑,一副很好說話的模樣。

但是,他這番話,落入陳正聰耳中, 卻給他帶去了一種無以倫比的莫大壓力。

之前的時候,他還僅僅隻是額頭上一層細密汗珠。

可現在,聽完陳海這一番話之後, 他整個人已經是冷汗直流,前胸後背,都已經被冷汗沁濕,就如同剛從水中爬起來似的。

「我現在就給龔女士打電話,將您的話傳去她那裡……」

說話都已經結結巴巴,陳正聰趕緊應了一聲,他拿起手機,就開始撥打起來。

「餵,是龔女士嗎?是我,陳正聰。」

「是這樣的,我認識的一位高人,突然找到我,讓我跟您傳個話……」

電話接通,陳正聰滿臉緊張,將陳海要傳的話,原原本本,跟龔雨欣女士,敘說了一遍。

或許,他擔心陳海多想,打電話的時候,他沒有任何避著陳海的意思。

與龔雨欣通電話的時候,他還特地將免提功能,打了開來。

電話對麵的龔雨欣,聽完陳正聰的話,情緒方麵,並不見有太大波動。

剛開始的時候,她僅僅隻是沉默,到了後麵,她僅僅隻是回應了一句『知道了』,便已經隨即掛斷電話。

她有這樣的反應,其實也不算奇怪。

畢竟,她老公汪德輝那樣的生意人,平日裡事務繁忙,應酬也多。

早上出門,大半夜回家,那都是常事,真要外出談生意的時候,好幾天不見影子,那都不是什麼奇怪事情。

現在這個時候,距離汪德輝被綁架,還僅僅隻是過去幾個小時而已。

龔雨欣很信任陳正聰,這確實不假。

但是,驟然從他口中,聽到自己老公被綁架這個事情,她肯定是將信將疑,不可能全然盡信。

身為豪門闊太,她這個人,還是很有擔當的。

陳正聰那一番話,還沒有得到她的確認之前,她肯定不會像普通女人一樣哭哭啼啼,表現出一副不知所措的模樣來。

「陳……陳前輩,電話我已經打了,話我已經傳過去了,您看……」

將手機收好,陳正聰瞟了瞟陳海,他試探著開口,說道。

在陳海展現出了一點實力,令一個鋼製咖啡勺,莫名其妙融化為了一個小鋼塊之後。

陳正聰在陳海麵前,感覺非常壓抑,他瞟向陳海的眼神之中,都已經帶上了幾絲明顯的畏懼。

此刻,他說出這樣一番話來,很明顯,他是想盡快離開,離得陳海遠遠的。

「不錯,很感謝你能幫我這點小忙!」

滿意的點了點頭,陳海一臉微笑,已經站起身來。

正準備就此離開的他,剛剛才轉過身去,腳下一頓,又停了下來。

「陳大師,觀你麵相,你晚景可能會有點淒涼。」

「看在你還算配合,算是幫了我一把的情分上麵,奉勸你一句,要格守本分,戒貪,不要妄自動一些不該有的念頭。」

「不然的話,晚年之時,你恐怕會遭受牢獄之災!」

說完這一番話,陳海整了整身上的衣裳,他不急不緩,向著咖啡廳門口,走了過去。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