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六百三十二章 說出心中疑惑(2 / 2)

本章報錯 加入書籤

「奴婢怎麼敢欺騙老夫人?奴婢絕不會瞞著老夫人,請老夫人今日好好休息。」畫兒說道。

老夫人聽到畫兒這麼說,隻好答應了畫兒的請求,對她說道:「你也要好好休息,即便寧兒偏心,我也會為你做主的。」

「多謝老夫人。」畫兒說道。

老夫人跟畫兒說完話了之後,就回了自己的院子。誰知道寧郡主並沒有回去歇著,而是在屋子裡等老夫人回來。

見老夫人回來,寧郡主趕忙起身問道:「祖母,畫兒肯說了嗎?」

老夫人搖了搖頭,無奈的說道:「這個丫頭還是不肯開口。」

「到底是為了什麼不開口?隻要她肯說出來是誰下毒,我立即就會為她做主,這丫頭怎麼會如此倔強。」寧郡主說道。

老夫人上下打量著寧郡主,看樣子到不像是說謊,隻是寧郡主對琴兒的偏心她看在眼中,畫兒自然有些猶豫。

「寧兒,如果下毒的人,是你非常信任的人,你會如何處置?」老夫人問道。

「祖母這麼問,難道說已經知道是誰了?是不是畫兒已經告訴您了?」寧郡主焦急的問道。

「畫兒是什麼都不肯說,所以我才猜想如果不是你信任的人,畫兒為何都到了這個地步還不肯說。」老夫人說道。

寧郡主知道老夫人話中的意思,不過老夫人的話不是沒有道理,之前畫兒的確在自己麵前提過,隻是自己不願意相信。難道真的是琴兒給畫兒下毒嗎?可是,琴兒是怎麼動的手腳?

「祖母,我知道你懷疑琴兒,可琴兒為何要這麼做?琴兒和畫兒一向情同姐妹,怎麼會因為您的賞賜就傷害她?」寧郡主說道。

「你也知道我從來沒有給過她好臉色,卻對畫兒喜愛有加,因為我不喜歡她,所以傷害畫兒有什麼奇怪的。」老夫人說道。

「她們姐妹情深,而且我也賞了銀子,怎麼會因為一支玉簪而記恨畫兒?無論如何我都不相信琴兒會這麼做。」寧郡主說道。

「正是因為如此,所以畫兒這個丫頭才不肯告訴我們實情。」老夫人說道。

「寧兒隻是認為琴兒不會這麼做,自然相信琴兒。」寧郡主說道。

「祖母再問你一遍,如果真的是琴兒下毒,你會怎麼處置。」老夫人十分嚴肅的問道。

寧郡主見老夫人如此嚴肅,也不敢蒙混過去,隻好說道:「如果真的是琴兒下毒,我自然不會輕饒了她。」

「你可願意將琴兒交給祖母來處置?」老夫人問道。

「祖母,你知道我喜歡琴兒,我答應你會為畫兒討回公道,還是寧兒自己處置吧。」寧郡主說道。

「明日一早你不必過來請安了,真是太讓我失望了。」老夫人說道。

「祖母,寧兒隻是不舍得琴兒,也不願意相信你這些都是琴兒做的。」寧郡主說道。

「我有些乏了,你回去吧。」老夫人說道。

寧郡主知道自己又惹得老夫人生氣了,隻要回了自己的院子。青嬤嬤見老夫人不高興了,便問道:「老夫人,您是不是已經確定害人的就是琴兒?」

「如果不是琴兒,畫兒為何不說?隻是畫兒擔心自己即便是說了,寧兒也不會重罰琴兒。如此一來琴兒會對畫兒變本加厲,一個不小心還是會丟掉性命。怪隻怪寧兒對琴兒太過偏袒,不然畫兒怎會如此。」老夫人說道。

「老夫人,您千萬不要動氣。還是明日一早,先聽聽畫兒姑娘怎麼說才好。」青嬤嬤說道。

「你說的沒錯,我是真的乏了,還是早些歇著吧。」老夫人說道。

第二天一大早,老夫人便起了身,換好了衣裳之後,青嬤嬤說道:「老夫人,寧郡主過來給您請安了。」

「讓她回去吧,我不想看到她。」老夫人說道。

「是,老夫人。」青嬤嬤說道。

「回來,讓她一起陪我用膳吧。」老夫人說道。

「是。」青嬤嬤說道。

寧郡主進了屋子之後,小心翼翼的對老夫人說道:「祖母,寧兒來給您請安了。」

「坐下一起用膳吧。」老夫人說道。

「寧兒還以為祖母會把寧兒趕走呢。」寧郡主說道。

「用了膳之後,跟我去畫兒那裡。」老夫人說道。

「是,寧兒知道了。隻是,畫兒肯告訴我們是誰給她下毒嗎?」寧郡主問道。

「我會想辦法讓她開口的,還是先用膳吧。」老夫人說道。:,,.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