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六百三十二章 說出心中疑惑(1 / 2)

本章報錯 加入書籤

寧郡主比任何人都知道畫兒為何醒來之後如此,因為在畫兒中毒之前,曾經告訴她懷疑的是琴兒。因為她有些猶豫,沒有聽畫兒的話。畫兒差點因此丟掉性命,醒來之後自然不肯跟自己說實話。因為,畫兒所懷疑的人是琴兒。連嬤嬤都懷疑琴兒,隻有她不敢相信是琴兒所為。

聽到老夫人詢問自己,她也不敢說說出實情。她如果將畫兒的疑心告訴老夫人,老夫人不論信不信就會處置了琴兒。萬一不是琴兒,豈不是冤枉了琴兒?

探望過畫兒之後,老夫人也算安心,便回到院子休息。不過她答應了寧郡主,晚膳的時候讓寧郡主陪她一起用膳。

等老夫人離開之後,寧郡主才鬆了一口氣。琴兒不知道寧郡主心中所想,見寧郡主鬆了一口氣,便上前說道:「郡主,您是不是後悔把老夫人請回來了?」

「當然不是,隻是擔心自己會說錯話,惹得祖母再次生氣。」寧郡主說道。

「主子,奴婢看在眼中,老夫人待您跟以前不同了。」琴兒說道。

「是真的嗎?」寧郡主問道。

「是真的,以前老夫人每次看到您的時候,都是……反正現在剩下的都是疼愛。」琴兒說道。

寧郡主知道琴兒的意思,以前老夫人每次看到自己,滿眼的厭惡。可現在老夫人看到自己,眼睛裡盡是溫柔。如此一來,老夫人的確相信了自己的改變。

不過,最近這段時間她的確無心找雲櫻的麻煩,為了讓母妃和老夫人相信自己改過自新,每天都會抄寫佛經。不過,抄寫佛經之後,她竟然也變得平心靜氣了許多。現在她急著找出謀害畫兒的凶手,更加無心對付雲櫻了。

畫兒也不是一個人在房中,還有嬤嬤留在屋子裡照顧畫兒。嬤嬤見屋裡隻剩下她一個人,便問道:「畫兒,你為何不告訴郡主是琴兒給你下毒呢?」

畫兒苦笑了一聲說道:「你以為我沒有說過嗎?隻是郡主不相信我說的話。如今我若是告訴了郡主,郡主依然不會相信你。」

「你怎麼知道郡主不相信?」嬤嬤問道。

「先前我說的時候,郡主有些猶豫,我知道郡主不願意相信。那支玉簪被摔碎了,的確沒有證據。可她在我的床下放了一張符咒,那可是我親眼看到的。」琴兒說道。

「你跟郡主說了?」嬤嬤問道。

「我跟郡主提起過,不過郡主並沒有放在心上。我自知在郡主心中沒有那麼重的分量,換做琴兒的話就不同了。」畫兒說道。

「如今老夫人已經回來了,你可以跟老夫人說說。老夫人正是為了你這件事回來了,你難道連老夫人都不相信?」嬤嬤問道。

「當然不是,我隻是擔心郡主會被老夫人責罵。你知道老夫人一向不喜歡郡主,好不容易對郡主改觀。如果因為琴兒的事情,再遷怒於郡主該如何是好?」畫兒說道。

「你說的的確有道理,隻是既然老夫人回來了,就一定要調查出結果。如果真的是琴兒所為,若是不加以懲治,以後恐怕還會有性命之憂。」嬤嬤說道。

「嬤嬤說的沒錯,我會想辦法告訴老夫人的。」畫兒說道。

寧郡主是在老夫人的院子用的晚膳,喝茶的時候,老夫人說道:「寧兒,一會兒我再去看看畫兒。」

「祖母既然想要去探望畫兒,寧兒陪著祖母去就是了。希望她能夠好些,想起之前發生的事情。」寧郡主說道。

「既然她不想說,就不要逼她說了。」老夫人說道。

「是,祖母。」寧郡主說道。

過了一刻鍾之後,祖孫二人一起來到了畫兒的屋子。畫兒有些驚訝,完全沒有想到老夫人和郡主又過來了。

「老夫人,主子。」畫兒說道。

「你不用起來了,祖母說擔心你,便過來看看你。」寧郡主說道。

「老夫人,等畫兒好起來之後,會給老夫人繼續做糕點。」畫兒說道。

「好,等你好起來再給我做。」老夫人說道。

「畫兒,湯藥喝了嗎?」寧郡主說道。

「剛剛喝了。」畫兒說道。

「寧兒,你先回去吧,我想要單獨跟畫兒說說話,你身子也不好,最近兩天因為畫兒的事情,想必也是累壞了。」老夫人說道。

寧郡主沒有想到老夫人打算把自己支開,可老夫人既然這麼說,她也不好留下。於是對老夫人說道:「是,祖母。」

等寧郡主離開之後,老夫人對畫兒說道:「畫兒,郡主對琴兒難免有些偏心,不過你受了委屈我會為你做主。我知道你並沒有失憶,隻是不敢說出口。現在沒有其他人了,你還不願意說嗎?」

畫兒擔心的看著老夫人,她知道老夫人是真心想要找出來是誰害她的,可是,老夫人就算知道了,郡主會答應處置琴兒嗎?

「你在擔心什麼?」老夫人繼續說道。

「老夫人,奴婢隻是不希望老夫人為了奴婢而操勞。」畫兒說道。

「你這個孩子,有話就痛痛快快的說,你是不是想要急死我?」老夫人說道。

「老夫人,明日一早奴婢會將所有的實情,都告訴老夫人。」畫兒說道。

「你不會騙我吧?」老夫人問道。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