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六百三十一章 隱瞞(1 / 2)

本章報錯 加入書籤

嬤嬤知道了事情的來龍去脈,想著畫兒應該會告訴寧郡主,隻是礙於剛才琴兒跟在郡主身邊,才會嚷嚷著頭疼。琴兒現在去替畫兒請大夫了,畫兒應該跟寧郡主吐露實情了。

嬤嬤擔心畫兒,趕忙跟畫兒說道:「畫兒,郡主現在過來了,你要不要……」

可嬤嬤的話還沒有說完,就被畫兒打斷了,隻聽畫兒說道:「嬤嬤,麻煩嬤嬤再為我倒一杯水可好?」

嬤嬤一聽便明白畫兒不想說,隻好轉身給畫兒又倒了一杯水。畫兒吹了吹,一口氣喝了下去。

嬤嬤不明白畫兒為何要瞞著寧郡主,寧郡主如此關心畫兒,一定會為畫兒做主討回公道。郡主就算再喜歡琴兒,琴兒有害人之心,也不可留在郡主身邊。

「除了頭疼之外,你還有什麼不舒服的地方?」寧郡主問道。

「回郡主的話,沒有了。」畫兒說道。

寧郡主雖然脾氣不太好,卻並不蠢笨。剛才嬤嬤話中有話,似乎希望畫兒告訴她,也就是說畫兒根本沒有失憶,隻是不想告訴她到底發生了什麼事。難道說……這件事真的跟琴兒有關?

之前畫兒跟她說過,她沒有當回事。結果導致畫兒中毒,畫兒自然不願意再相信自己。

寧郡主隻好給嬤嬤打了個眼色,讓給嬤嬤先出去守著。嬤嬤剛離開,寧郡主低聲問道:「畫兒,到底發生了什麼,你若是不告訴我,我如何為你做主。」

「主子,您心疼奴婢,奴婢怎麼會不知道。隻是,奴婢實在是想不起來到底發生了什麼。」畫兒說道。

「畫兒,你是否怪我上次沒有給你做主?」寧郡主問道。

「主子,這怎麼能怪您呢?現在回想起來,奴婢也覺得不可能是琴兒乾的。」畫兒說道。

「你說的可是真的?」寧郡主問道。

「奴婢不敢騙您,再說奴婢現在什麼都想不起來。」畫兒說道。

雖然畫兒是這麼說的,可寧郡主卻一個字都不相信。寧郡主正想要繼續盤問,卻聽到門外傳來琴兒的聲音:「郡主,大夫請來了。」

「讓她進來吧。」寧郡主說道。

寧郡主替畫兒掖了掖被角之後,大夫剛好走了進來。

「大夫,畫兒醒了,你快給她看看,她頭疼的厲害,有些事情想不起來了。」寧郡主問道。

大夫覺得奇怪,趕忙給畫兒診脈,大夫滿臉的疑問看著畫兒,仔細問道:「畫兒姑娘,你什麼都想不起來了?」

「是,隻要一想,就頭疼的厲害。」畫兒說道。

「怎麼會這樣?」大夫說道。

「大夫,這該如何是好?」寧郡主問道。

「郡主,小人會先給畫兒姑娘寫一張寧神的方子,想來就會有改善了。」大夫說道。

「那就多謝大夫了,請大夫這邊請。」寧郡主說道。

寧郡主讓嬤嬤留下來照顧畫兒,她跟著大夫去了正廳。坐下之後,寧郡主這才問道:「大夫,難道中了這種毒之後會記不起當時的事情嗎?」

「當然不會,按理說寧郡主醒來之後,就應該想起來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大夫說道。

「可是,為什麼她會如此頭疼,還什麼都想不起來了。」寧郡主說道。

「回郡主的話,畫兒姑娘有可能是裝的。至於畫兒姑娘為什麼這麼做,小人就不得而知了。」大夫說道。

「嗯,有勞了。」寧郡主說道。

大夫留下一張藥方之後,就離開了郡主府。寧郡主拿著藥方看了半天,最後讓身邊的可心去了藥堂抓藥。

「主子,畫兒是不是沒有什麼大礙了?」琴兒問道。

剛才寧郡主將大夫請進了屋子,結果卻讓自己守在門口,大夫說的話,她一個字都沒有聽到。

「身子應該已經沒有了大礙,按照大夫所說,體內的殘毒還需要慢慢的排出去。可是……她什麼都想不起來了。」寧郡主說道。

「畫兒失憶了?這麼說當時的情況她想不起來了?郡主一直盼著她醒過來,怎麼會如此?」琴兒急著問道。

「大夫也沒有說什麼,畫兒隻要回想當時的事情,就會頭疼不已,索性大夫給她開了一些寧神的藥。」寧郡主說道。

「如此一來,豈不是不知道是誰給畫兒下毒了?」琴兒問道。

「的確如此,好不容易盼著她醒過來,沒有想到卻什麼都想不起來了。」寧郡主急著說道。

「主子,興許喝了藥,睡一覺就會想起來呢。您先不要心急,相信畫兒一定會想起來的。」琴兒說道。

「你說的沒錯,她一定回想起來的。」寧郡主說道。

「主子,不如讓奴婢照顧畫兒吧,嬤嬤已經累了一整天了。」琴兒說道。

寧郡主想起了嬤嬤的話,對於琴兒的請求,顯然有些猶豫。如果不是琴兒自然最好,可如果真的是琴兒下毒,這個時候把畫兒交給琴兒,畫兒豈不是會再死一次?

「還是不要了,現在畫兒已經醒了,嬤嬤就可以回去休息了,我會安排兩個婢女照顧畫兒。你的身子才剛剛恢復,不能太辛苦了。」寧郡主說道。

「是,主子。」琴兒說道。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