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二十五章 人工智能——亞當(2 / 2)

本章報錯 加入書籤

因為以奧布狹小的國土麵積,如果被十五枚戰略核導彈轟炸,基本就可以宣布滅國了。

百分之九十的平民都不可能從核爆中活下來。

更不用提核爆過後隨之而來的海嘯。

「瘋了?也許吧。要知道極端組織藍波斯菊,就是穆爾塔·阿茲拉埃爾和他背後的資本力量培養起來的。所以他到時候做出什麼樣的舉動都不值得大驚小怪。同樣的,我們也不會坐以待斃,而是會全力以赴進行反擊。為了打贏這場戰爭,軍方需要人工智能的幫助。」

艾倫沒有掩飾什麼,大大方方把戰爭即將到來的消息告訴給在場每一個人。

他可不會像烏茲米·尤拉·阿斯哈那樣愚蠢,都被人打到家門口了還想著能靠所謂的中立國來勸退敵人,同時還拒絕了來紮夫特軍的結盟邀請。

「明白了!我這就去把外網的電纜接上。」

負責人表情沉重的帶著幾個人走了出去。

大概不到十分鍾,那個象征連接外網的指示燈直接從紅色變成了綠色。

人工智能亞當瞬間將自己的意識延伸到人類社會活動的每一個角落。

不管是水下的潛艇、地麵上的信號基站,還是頭頂的衛星,又或是遙遠宇宙中的殖民衛星,全部都被它感知的一清二楚。

短短幾秒鍾,海量的知識和資訊像潮水般湧入記憶庫。

幸虧研發團隊早就準備好了足夠的存儲器。

等接受信息完畢後,百分之八十的存儲容量已經被占滿。

就這,還是經過亞當篩選後的結果。

不然的話,整個機房分分鍾要爆炸。

「我可以入侵世界上任何一個與外界相連的電子設備、截獲信號、修改參數和信息,甚至是讓那些受到電子設備控製的核電站過載、導彈類武器調轉方向……」

人工智能很快開始羅列自己能夠做到的事情。

正如艾倫預料中那樣,這個初代人工智能已經具備了對非人工智能的碾壓。

畢竟科技化程度越高的東西,往往就越需要計算機來進行調節和優化。

以高達seed世界的背景,如果離開電子設備的話,幾乎所有的戰艦、ms、ma、能量武器、小型核能裝置、導彈、雷達係統,分分鍾都要癱瘓。

別說戰鬥了,不自己從天上掉下來都是好事。

更何況,如果拋棄了計算機的精準預判和定位,靠原始的光學瞄準、彈道計算,命中率怕是要慘不忍睹。

「棒極了!這可真是太棒了!有了人工智能的幫助,我們一定能打贏這場戰爭。」一名將軍忍不住大喊道。

要知道自從得知大西洋聯邦的艦隊從港口出發,國防部就一直承受著巨大的壓力。

尤其是來自核導彈的威脅,簡直讓所有軍方高層夜不能寐。

不過現在,這些導彈已經不再是奧布需要擔心的問題了。

而是大西洋聯邦需要擔心的問題。

因為如果對方敢真的發射,人工智能就能瞬間通過入侵對方指揮係統修改參數,讓導彈直接轉向打向北美那些最重要的軍事基地和城市。

除此之外,通過截獲信號、發布錯誤的攻擊命令,把對方ms和ma部隊引入埋伏去進行大規模殲滅,也能在短時間內結束戰爭,減少己方人員的傷亡情況。

可以說人工智能的誕生,意味著從此之後一切敵人對奧布軍方來說都是單向透明。

如果這樣還能打敗仗,那他們這些將軍可以直接自殺,根本沒有臉再繼續活下去了。

確認了人工智能「亞當」的重要性之後,整個基地很快被軍方接管。

原開發團隊的成員直接獲得一大筆豐厚的獎金,該放假的放假、該回家的回家,隻有極少數人留下來協助進行管理。

等一切都安排妥當後,瑪琉這才忍不住感嘆道:「你當初的第一個預言實現了。真不敢相信,基拉這麼年輕就已經成功研發了世界上第一個人工智能。讓他這樣的天才去駕駛ms戰鬥,果然是一種可恥的浪費呢。」

「不能再同意了!我現在開始有點覺得艾倫提出先攻占南美,然後在吞並北美的瘋狂軍事計劃有很大成功可能。因為在第二個人工智能誕生之前,亞當的能力是壓倒性的。」娜塔爾·巴基露露眼睛裡閃爍著異樣的光芒。

「嗬嗬,你們都太小看人工智能在戰爭中的用途了。刨除針對敵人的,它其實還能把己方的軍隊串聯起來,在某個區域形成以少打多的情況。通過精準的分析加假情報,找到對手防線中最薄弱的地點,然後發動致命的突襲。看著吧,接下來這場奧布與大西洋聯邦的戰爭,將徹底顛覆整個世界的認知。新的時代……到來了。」

說完這句話,艾倫轉身看著不遠處卡嘉麗和基拉姐弟二人在竊竊私語的畫麵。

這是政變成功後兩人的第一次見麵,比之前明顯生疏了許多。

看著近在咫尺突然多出來的親生兄弟,卡嘉麗內心之中十分復雜,沉默了良久才開口說道:「基拉,你知道我們其實有血緣關係嗎?」

「啊?什麼?」基拉整個人愣住了。

「我們是親姐弟。父親是尤連博士,母親是薇雅。孟德爾研究所是我們誕生的地方。給,這是我用你頭發和自己基因做的檢測結果,如果你不信的話可以自己再去做一次。」

卡嘉麗從口袋裡掏出一份基因檢測報告遞了過去。

盡管在第一次從艾倫嘴裡得知這個消息之後她就已經信了,但還是忍不住親自確認了一下。

畢竟基因表達是不會說謊的。

「那……那我現在的父母呢?!」基拉用顫抖的手接過檢測報告。

「你的養母雁田是我們親生母親薇雅的妹妹,養父春間則是她的丈夫。為了你能健康成長,他們隱瞞了你的身世。另外,我不建議你去調查孟德爾研究所,還有我們那位極度瘋狂冷酷的親生父親。相信我,他還是永遠不要出現在我們的記憶中最好。不然的話,以你的性格必然會十分痛苦。好了,今天就先說這些吧。記得以後有空來看我,畢竟在這個世界上我就隻有你這麼一個親人了。」

說罷,卡嘉麗張開雙臂用力擁抱了一下基拉,然後才轉身朝停機坪走去。

此刻的她看上去是如此成熟穩重,完全沒有一點之前的沖動和任性。

外人恐怕很難想象,這種變化是在短短一兩個星期之內發生的。

基拉則獨自一人傻乎乎的站在原地,消化著剛才聽到的爆炸性信息。

最後猶豫再三,還是忍不住掏出手機給自己的養母打了個電話……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