噩夢(1 / 2)

本章報錯 加入書籤

又是一場噩夢。

她好像被困在了夢裡。

虞濃額角汗珠滴落,可她一直找不到出口。

無論怎麼逃,身後總有東西追逐著她,好像她是一盤香噴噴的神仙肉,吸引著怪物吃掉她。

如果不是兩個月前,她撿到的那本變美筆記……

想到筆記,虞濃咬緊貝齒,纖細的食指與中指並攏,凝出一根無形冰針,在那片陰影追上來時,趁其不意,回頭狠狠一刺!

陰影不見了,一個四方盒子的東西掉落,砸在她身上……

……

「啊!」虞濃喘著氣,從噩夢中醒來。

她正坐在更衣室的瑜伽墊上。

額頭還有晶瑩的汗珠,更衣室裡沒人,隻能聽到她的喘息聲。

虞濃環顧四周,鬆了口氣,又活著回到現實了。

剛上完一節瑜伽課,沖完涼後,她隨意在更衣室的瑜伽蒲團上盤坐下來,準備冥想休息一下。

沒想到又一次進入夢境。

虞濃心情沉重。

這些古怪的噩夢,是從兩個月前開始的。

那時候她剛從學校畢業,答辯、畢業照、散夥飯……離校後,她回了趟老家。自從父親離世,她很久沒回去了,順便收拾下房子。

在一個要扔掉的雜物箱裡,她拾到了一本長了黴斑的筆記本。

很普通的筆記本,虞濃注意到它,是因為她在筆記本封麵看到手寫的四個字。

變美筆記。

對於從小就是校花,日常很愛美的虞濃來說,變美這兩個字,深深引起了她的注意,她好奇地翻開了筆記。

第一頁寫著一段呼吸法,看著雲裡霧繞,但也很有逼格的樣子。

別的人可能看不懂,但虞濃很懂,她大學寒暑假,在瑜伽館做過兼職的瑜伽助理。瑜伽是一種要配合呼吸方法的運動,再加上虞濃的父親生前是開按摩館的,老房子這邊牆上還有完整的人體經絡圖,這些虞濃都很熟悉。

……她,就是好奇,練了一下。

沒想到,竟然真的變美了!這絕對不是她的錯覺。

雨過天晴雲覓處,諸般顏色作將來……

她就像是,毛胚上了粙,畫師點絳唇,整個人一下子變得顧盼生姿,光彩照人。

一個月後,望著鏡子裡令人眩暈的美人,虞濃覺得……好他媽離譜!

然而,緊接著,噩夢就開始了。

一開始的夢,她沒有在意,畢竟這隻是個夢而已。直到它出現的越來越頻繁,越來越真實。

追她的東西,由一開始離得較遠,變得離她越來越近,這一次竟然就出現在她的身後。

這種距離拉近感,才真正的讓人恐懼。

她不知道下一次夢裡,會遭遇到什麼,但她知道,那絕對不是什麼好事。

「虞濃?」更衣室的門被人推開,有人走了進來。

「原來你在這裡啊?要回去了嗎?」

進來的人是駐館助教艾青青,她和虞濃幾個月前一起進的這家瑜伽館,比較熟悉。

「哦,馬上就走。」虞濃回神。

「還是兼職好啊,上完課就可以回去了,時間比較自由。」駐店就要麻煩多了,每天,朝九晚九,有時候還要加個班。

艾青青邊說,邊望向坐在蒲團上,有些精疲力竭的虞濃。

臉頰上明顯的汗意,有幾根頭發黏在了額頭上,不過並不顯狼狽,反而有種驚心動魄的美麗。

同事有這種神顏,說不羨慕是假的,連她冥想的姿勢,都跟別人不一樣,坐那兒好似有仙氣繚繞,特別有氛圍感。

艾青青打開衣櫃,裝作不經意地笑問:「啊,對了,虞濃,上次你掉的那張卡片,我看上麵寫著呼吸方法,你正在練嗎?」

虞濃臉色微微一變,看向她:「……嗯,練過。」

一個月前,她把筆記裡呼吸方法抄在卡片紙上,筆記上麵有黴斑,她沒有帶在身上。

有一次換衣服卡片掉了,被艾青青揀到,物歸原主,後來虞濃將筆記內容都背下來,就再也沒有帶過卡片。

「我覺得那個呼吸方法看著挺有趣,就練了下,你不會介意吧?」艾青青眼晴緊盯著虞濃。

「你練了?」虞濃看著她,半天,眼睛一眯,唇角微微勾起,笑了:「怎麼會呢?」

她聲音異常溫和:「你有什麼不懂的,都可以問我,我知無不言,言無不盡。」

艾青青臉上立即露出釋然滿意的笑容。

虞濃也露出了意外的笑意,其實她心裡一直懷疑那本筆記有問題,否則怎麼會那麼巧?她練了之後,噩夢就開始了?

她一度懷疑這筆記是個詛咒,但她又無法證明這是個詛咒。

沒想到啊沒想到,竟然有人自己偷著練了,那她就不客氣了,正好驗證下這本筆記到底有沒有問題。

她加深了笑容:「嗬嗬,你是哪裡不明白?我幫你梳理下。」虞濃擦了擦額頭上的汗珠,隨口問。

艾青青看著她的嬌顏,這兩個月她是親眼看著虞濃那些驚人的變化,根本不像她說的打了針。

直到那天虞濃丟了卡片,到處找,看著很緊張的樣子,她有種直覺,虞濃的變化,應該是跟那張卡片上麵寫的東西有關,所以撿到後,她偷偷用手機拍了下來。

隻是回去研究半天,日日冥想練習,一個多月了,仍然不得要領,根本沒有卡片上麵所說的氣流,甚至她連氣在哪兒都感覺不到,思來想去,就不得不厚著臉皮來問虞濃了。

「……我記得上麵寫著按照呼吸法,五十回,身體會產生氣流,氣流可滋養百脈,顏復如春。可我並沒有感覺到氣流,你看是不是我哪裡練的不對?」艾青青見虞濃答應了,高興地說出自己的疑惑。

虞濃很仔細地問了下她的練習過程。

問完,心裡產生了巨大的問號,艾青青練習過程雖然有些小問題,但大方向沒有錯,比她第一次練習要嚴謹多了。

可是,自己拿到筆記時,隻是開玩笑地練了下,身體立馬就產生了氣流。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