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準展開(1 / 2)

本章報錯 加入書籤

「中島小哥,快加注啊!」阪田銀時看著中島敦手裡的底牌,興奮地搖晃著他的肩膀。

「誒……阪田先生,我真的可以還可以再相信你嗎?」中島敦露出懷疑的眼神,他以前從未接觸過這些,於是事事聽從阪田銀時的指揮。

可他手裡少得可憐的籌碼狠狠地警醒了他,他有些後悔過於相信剛剛才輸得一塌糊塗的阪田先生的。

「哈哈哈哈,小鬼你居然會相信這個剛剛差點連褲子都輸給我的家夥?與其聽從他的鬼話,還不如你自己憑感覺打呢。」

「跟注。」芥川龍之介正襟危坐,嚴肅地看著自己的手牌。

「笨蛋!這裡你應該選擇棄牌啊,為什麼要跟啊,你小子也太憑自己的感覺走了吧!」地中海大叔怒其不爭地叫道,如果不是芥川龍之介的氣勢過於嚇人,他甚至想像阪田銀時一樣狠狠地搖晃小鬼的肩膀。

「火氣不要這麼大嘛各位,就當是娛樂好了。」太宰治笑臉燦爛,他亮明了自己的牌,毫無疑問,這一局他又贏了。

「太宰氏,你是贏家,當然不會像那個敗犬一樣大叫了。」阪田銀時摳鼻,暗戳戳內涵某禿頭大叔。

「少得意了,你輸得比我們這邊還要多。」地中海大叔越發火大,他看起來恨不得把芥川龍之介擠下去,自己上場。

又是新的一輪,隨著最後一張公共牌的揭開,中島敦用一手散牌成功地將自己最後一個籌碼輸給了太宰治。

「看來賭博女神也不願意對毛頭小子微笑」阪田銀時目露悲傷之色,「為什麼女神現在的眼光這麼奇特,是早上出門的時候忘記洗臉被眼屎糊住了嗎?」

「嘛,我真是一個罪孽深重的男人,就算是女神,也忍不住對我拋下橄欖枝呢。說起來,女神喜歡什麼樣的入水姿勢呢?」太宰治頂著阪田銀時嫉妒到想要殺人的目光,成心拋出凡爾賽的言語。

而中島敦,雖然他覺得自己贏不了,但沒想到自己是第一個出局的人,而且速度還很快。

「哼,人虎就是沒用。」芥川龍之介嘲笑默默蹲在角落數蘑菇的太宰治。

「可是芥川你剛剛不也輸給了太宰先生嗎?」中島敦反問,這是一個贏家通吃的遊戲,每一局都隻會產生一個贏家。

而在剛才這麼多場賭局中,太宰治幾乎一直都是贏家。

「太宰先生非常強大,我暫時輸給他也是在所難免的。」芥川目光堅定,「我的牌技一定會成長到連太宰先生都誇贊的程度的。」

「我說小子,你如果真想成長,就好好地讓我教你。」地中海大叔強行說服自己看向芥川龍之介凶惡的眼睛,「就,就當是為了那個太宰先生努力。」

「沒錯沒錯,現在的年輕人中可是流行著愛他就要踩在他的屍骨上前行的說法哦。」阪田銀時點頭。

「阪田先生,你是從哪裡聽來這種邪典的?」中島敦滿臉寫著打咩。

「……」芥川龍之介認真地思考了半天,他看著大叔強行鎮定的眼神,最終勉強點了點頭,「可以,這次在下會采取你的意見的。」

「要變得有意思一點了嗎?」太宰治倒是一副躍躍欲試的表情。

這一局芥川龍之介的牌明顯好了許多,這一點可以從阪田銀時的臉上看出來。

「你乾嘛要湊過來,別把你的窮鬼黴運傳過來了啊!」大叔試圖把這個紅頭發的頹廢男人推走,努力了半天對方卻紋絲不動。

「別害怕啊大叔,我們一起指導效果會更好啊,俗話說得好,三個臭皮匠頂個諸葛亮,我們倆在一起,好歹可以頂個太宰治吧。」阪田銀時一副信誓旦旦的樣子。

「得了吧,就你?正負得負的道理更加適用吧。」

此時,場上的第三張公共牌亮牌了,是一張k。

「加注,小子。」地中海大叔捕捉到太宰治不易察覺的皺眉,果斷地說道。

芥川也毫不猶豫地壓上自己最後的籌碼。

隨著最後一張公共牌亮牌,芥川龍之介也展示出了自己的底牌,是兩張k,也是地中海大叔敢於加注的底氣。隨後芥川龍之介從公共牌中選擇三張與自己的兩張底牌組成了「kkkjj」的組合。

「怎麼樣,這位太宰先生,請亮出你的牌吧。」

「沒問題。」太宰治輕笑一聲。

大叔預感到有些不妙,可就算對方是兩張a,也不會有機會贏了他。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