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學(1 / 2)

本章報錯 加入書籤

他遠在十年後的表妹要是知道她表哥終於成為了她本命的粉絲,能當場開心得哭出來,再拉著他講三小時夏儀是世上最棒的仙女,三句話不離我的好女兒。

表妹自稱是夏儀的媽媽粉,她說這是一種別的不求隻求偶像幸福的粉絲。

聶清舟不是很懂她們粉絲的那一套,他認真地想了想。既然如此,那從今往後,他就是夏儀的爸爸粉了。

除此之外他還想語重心長地告訴他表妹,你磕的cp一定是假的,你表哥絕對不會喜歡比自己小十歲的小朋友。

聶清舟這麼想著,前麵的夏儀渾然不知自己已經在短短的時間內獲得了一個「爸爸」。她在終於在停車場裡找到了她的三輪車,彎下腰去解車鎖,後背弓起,順著衣服顯露出脊柱的痕跡。

聶清舟想起來醫院的路上,他昏昏沉沉地靠在她的後背上,她的骨頭很硌人。

她很瘦。

他握住車把手,說道:「我來騎,你坐後麵吧。」

夏儀直起身來,目光落在聶清舟肩膀的血痕上,她淡淡地說:「醫療費你欠我374,傷口如果炸線重縫價格翻一倍。你有錢嗎?」

「沒……」

「那就上車。」

夏儀乾脆利落地坐上了車,一腳踩在踏板上,指了指身後的座位。

聶清舟揉了揉眉心,然後不大利索地翻上了車。車輪轉動起來的時候,他想他現在可能更像是弟弟粉。

夏儀騎車技術很好,又穩又快,在大街小巷裡靈活地穿行,再拐上那條沿海的回家必經之路。公路一邊是高低錯落的房屋,一邊是漫無邊際的湛藍大海,聶清舟手放在眉骨處遠遠地往過去,再把目光轉向夏儀被風吹亂的碎發。

常川的海岸很美。

還有他在這裡唯一認識的小姑娘,她叫「夏意」,卻更像秋意。如同這清涼、安靜、明亮的初秋。

從此以後,作為她的擁護者,他要盡他所能支持她,幫助她。

此時此刻,他仿佛雙腳第一次落到實地,感覺安穩。

回家有一段上坡路,聶清舟還未上坡時就說:「你放我下來吧,也不遠了,我走回去就行。」

夏儀卻充耳不聞,隻是騎得更快,風呼嘯而來。聶清舟扯扯她的衣服,提高聲音道:「前麵是上坡路,我太重了,你帶不動我。」

夏儀終於說話了,她淡淡地回頭瞥了聶清舟一眼,道:「坐好,別廢話。」

「……」

說著她就上了坡。那坡不算太陡,奈何距離很長,夏儀握著扶把的手收緊,車速居然沒有減慢多少,很順滑地延坡而上。

聶清舟意外於夏儀的力氣,但也很明白她力氣再怎麼大載著他騎上坡路也會吃力。他看著這車行駛的速度,心想他該怎樣跳下去才能夠安穩落地。

當縫針的價格和他所剩無幾的生活費在他腦海中閃過後,他老實了。

聶清舟認真思考,他最近怎麼流年不利,除了各種受傷之外,還總是丟臉,還都是在夏儀麵前丟的。

終於到達家門口,夏奶奶一見他們就從小賣部裡走了出來,既驚喜又擔憂地捉住聶清舟的胳膊來回看。

「哎呦,你這就回來了?沒事吧小夥子,你可真是嚇人嘞!」

聶清舟露出他最擅長的那種討老人家喜歡的笑臉,說道:「我沒事,醫生說按時吃藥,時間到了去拆線就行。」

夏奶奶往他身後看看,問道:「你家長呢?夏夏不是說要聯係你家長嗎?」

「我爸媽都在省城打工,平時我就一個人住。我這也不是什麼大傷,還是不要打擾他們了。」頓了頓,聶清舟說:「醫藥費我會盡快還給您的。」

夏奶奶的目光裡流露出幾分心疼,她拍怕他的胳膊:「不著急。你傷成這樣,怎麼照顧自己啊,吃飯怎麼吃?」

「我自己做了吃,慢點就好。」

「哎呦,你當心著點吧。這樣吧,這段時間你來奶奶這裡吃,不差你一雙筷子。」

聶清舟睜大了眼睛,他下意識地看向夏儀,夏儀與他對視一眼,並不說話。他斟酌道:「我去醫院就夠麻煩您的了,之後還來吃飯,我……」

「既然都麻煩了,那就麻煩到底嘛。人多吃飯多熱鬧,是不是啊夏夏。」夏奶奶親切地笑著,轉過臉去尋求夏儀的附和。

夏儀沒說話。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