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的真相(1 / 2)

本章報錯 加入書籤

太宰治望著眼前的混戰,漆黑一片的瞳孔中並沒有因此而掀起多大波瀾。

黑色卷發男子就這樣獨自一人站在一片區域,而無論是咒靈也好妖怪也好,全都仿若遇到了瘟神一般避之而不及。和發色相近的黑色長款西裝披在肩上,整個人散發著一股了無生趣的氣勢,他低垂著眸,沒什麼興致地看了一眼手機,並隨手發了個消息。

最起碼待在那個咒術界最強身邊,生命安全會有一定保障,雖然那個五條悟他並不怎麼看好,但也總比讓小夏待著自己身邊後跟中也接觸要好的多。

眼前的戰鬥場麵已經漸漸被控製住了,夏油傑在感知到是五條悟帶走人的時候,便沒有再分心,而是專心地投入到戰鬥中,和另外幾個非人類毫無默契地各打各的,偶爾幾人還會莫名其妙打作一團,然後自稱為夜鬥的神明就開始手忙腳亂地勸架。

算算時間,差不多也該走了。

他轉身離開,給夏目前輩發了個短信後,便準備和中原中也匯合。

畢竟接下來還得借中也的力量去打擊一些勢力呢……而且之後保不齊就會意外碰麵,倒不如先說清楚的好。那個笨蛋蛞蝓竟然以為他和咒術界結仇了,再這麼放任他亂想下去,怕不是下一秒就要橫沖直撞地去把禦三家給挨個拆了。

他可真體貼下屬!為了不讓對方犯錯最終決定布置一個精密的計劃再交給對方做,這天下從哪去找他這麼好的首領——開玩笑的。

黑發青年一個人孤零零地走在街道上,肩膀的一側還殘留著那人的餘溫,記憶中的她在這個季節也是經常感冒發燒,而長期相處的兩人早已習慣了這病魔纏身的狀況,逐漸平心而看起來。

因為如果他透露出那麼一絲心疼和關心,對方都會感到愧疚和自責。

他們彼此真的太像了……尤其是在對朋友的重視這一點上,像到讓他都忍不住快要流淚了。越是珍重對方,就越會把自己放得卑微,從而開始變得小心翼翼起來,真是太糟糕了啊。

將臉側的頭發挽到耳後,太宰治百無聊賴地看了一眼平和的街道,思緒跟著來來往往的行人漸漸飄遠。

在自己身為武裝偵探社一員的那個世界裡,便是眼睜睜看著小夏被蛞蝓的花言巧語給騙走,並且那個討厭的家夥還經常不自覺地在他麵前炫耀。盡管小夏在他和對方之間端水端得還是很平,但總會有那麼些不爽。

身為異能特務科新星的夏目枕流和中原中也雙向奔赴;

有著英格蘭名偵探稱號的夏目枕流遠渡重洋回來,和江戶川亂步情投意合,開啟了橫濱「福爾摩斯和他的華生」模式;

作為二代紅方傳說大佬的夏目枕流,在和那個世界的port mafia首領森鷗外的鬥智鬥勇中暗生情愫……

還有許多許多世界,或許他知道的並不全麵,但在他的記憶裡,他和小夏如果不是摯友,那就是敵人,又或者說是不怎麼熟的普通認識關係。

敵人的情況是他最不想麵對的,那位天人五衰背後的協作者,和那個病弱毛子是摯友的小夏。不過幸好,這個世界的小夏是堅定的紅方,並且書頁所為對方選擇的摯友是他。

但是這個世界的發展和別的世界都有一些出入,短短幾天時間,世界自動修復的速度已經跟不上毀滅的進度了,剛剛的亂潮便是如此。

他搜集過這世界上所有的信息,也看過平行世界不同的發展,但在這之前,這個世界是沒有什麼黑衣組織還有妖怪存在的。而且最糟糕的是,有一部分人的記憶並沒有被替換,現在正處於暗湧階段,還有一些明明已經死去卻再度活過來的人出現——

「世界毀滅麼……」黑發青年喃喃道,開始回憶起這幾天發生的種種。

因為[書]的秘密被四個人所知,而就在小夏寫下這一切後,世界毀滅的進程便已經開始了。

在小夏第一次讓自己抱貓的那一刻,他原本是想拒絕的,但因為對方措不及防就把貓扔進了自己的懷裡,直接把他和夏目前輩嚇了一大跳,但緊接著便雙雙陷入了疑惑。

後麵多次實踐證明,隻要小夏在場,或者在一定的感知距離內,那麼夏目前輩就隻能維持貓的形態,就仿佛真的是一隻貓,無法變作別的模樣。

【「或許這一切都和她本人的認知有關,如果她哪天意識到我不是貓了,那麼有可能我就無法在她麵前再度變成貓的模樣。」】

【「為什麼?所以這個世界的小夏她——」】

【「大概,開端與終結,都在她的一念之間吧。」】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