宇治之旅(2)(1 / 2)

本章報錯 加入書籤

我和太宰並肩而行,一同跨進神社的紅門,剛剛在台階上的氣氛現在想起來也讓我感到有些尷尬,所以是因為這座神社的戀愛buff加成麼!

雖然說我母胎solo二十年吧,但這並不代表我不向往小說中那動人心魄的戀愛,在英國的時候和我比較熟的幾個都是不婚主義者,所以我並沒有和他們展開戀愛話題,而這也就導致了我對戀愛一直充滿著各種不切實際的幻想,直到寫在紙上那場驚心動魄的戀愛真的落在頭上,我才意識到了這東西不對勁。

雖然是很足夠驚心動魄吧……但「驚」也太多了吧?!

而且光是應付一個都很麻煩,我當初還在想什麼夾心文學……小說裡看著很美好但放到現實中真的瞬間就會讓人崩潰啊!還是兩個壓根都不認識的人!

該說我幸好回國了麼?不然那個戀愛修羅場人選很可能就被換成莫裡亞蒂和福爾摩斯了啊!到時候夾在中間的我肯定一邊要被嘲笑智商一邊被兩人的博弈給波及……

嗯,這麼想了後,頓時感覺自己的處境好了很多,雖然隻是暫時的,下次再想到這件事或許就得換其他的例子來自我安慰了。

這座神社名為禦影神社,據說現任神社主是一位高中生美少女,並且凡是來求姻緣的靈驗率都非常高,所以漸漸的便炒出了一股熱度。

我緩緩地盯了太宰一眼,開口道:「等會兒參拜的時候我倆坐遠點,免得不小心神明大人被拉郎配了!」

太宰治:「…………」

我覺得他現在肯定在偷偷腹誹我,但是我也沒辦法啊!因為天神大人那次事件後真的讓我對神明產生了一絲別樣的情緒,這種事情還是小心為妙的好!畢竟西方有丘比特那種混沌的存在,保不齊這裡的土地神也喜歡亂點鴛鴦譜!

我充滿著警惕地走進神社,直對上眼的,就是坐在地板正中間,正用一種奇妙的眼光看著我的少女,和一個銀白色頭發似乎還畫了眼線的男子……

啊,要不要去問問用的是什麼眼線筆呢?——嗯?等等,走近看後竟然不是畫的麼!哪有男人長得這麼妖裡妖氣啊!

「噗——咳咳。」

我看著突然憋笑咳嗽的少女,緩緩扣出一個問號,「怎麼了?」

「沒有沒有!」棕發少女元氣滿滿地解釋,「剛剛隻是在神遊而已啦,你好,我是禦影神社的現任神……神社主人,桃園奈奈生,請多指教!」

「你好啊,叫我夏目就好了,然後我旁邊這個——哎?」

人呢?這家夥怎麼轉眼就跑丟了?

我按捺下奇怪的感覺,有些抱歉地點了點頭,「不好意思,我的同伴可能在逛神社……這裡是不對外開放的吧?我馬上去把他找回來。」

「沒事沒事,如果夏目小姐你的朋友想逛就逛吧,這裡也沒什麼不能看的。那麼,請問你們是準備來求什麼的呢?還是說來擇結婚的良辰吉日?或者是備孕?」

我汗顏:「等等,你這是已經練就成一套話術了麼!怎麼脫口而出就跟感情有關啊!我的同伴是我的朋友,單純的朋友!」

「啊啊啊抱歉!」

「你看你,蠢女人,又搞砸了吧?」

「那巴衛你倒是去給我乾活啊!在一旁坐著跟看戲一樣……我要和你冷戰一周!不準和我說話!」

我木然。

這就是青春嗎……對啊,明明高中是最適合談戀愛的年紀,但我為什麼就是沒有呢?

所以我為什麼沒有讀高中啊!那段直接從初中越級成大學的經歷真的怎麼想都很詭異啊!

桃園奈奈生在我麵前正襟危坐,不知道是不是因為神社少女的加成還是怎樣,對方身上的氣息讓我感到很舒服,這幾天的疲憊仿佛都被洗去了不少,我摸了摸已經不是很燙的額頭,感覺嗓子裡也舒服了很多。

「其實我這次來,是想求個平安的。」

「哎?原來是這個嗎!」少女有些驚奇,但隨即似乎是感到有些失態,又不好意思地擺了擺手,「我隻是太久沒聽到這麼簡單的祈願了,有些驚訝,您別見怪!」

「可以理解,這就跟我習慣了997後突然有一天回歸996一樣。」

「……不,我覺得這裡麵還是有區別的。」

「那麼,」我雙手合十,看向平坐在眼前的少女,「你覺得,神明會聽到我的祈願嗎?」

讓一切回歸正常,可是,什麼又是正常呢?

這個表麵平和的世界下還掩藏著這麼多汙垢,昨天那個死去的母親還歷歷在目,我所能做的隻有善後,直到那一刻,我才清晰地認知到,我並沒有自己想象中的那麼強大。

六天後一切回歸原點,而那個原點又是怎麼算的呢?是這幾天發生的事情全部直接從時間線上抹除、又或者說是替換成別的記憶?

——我究竟該怎麼做才好。

唾棄了一遍自己後,突然一雙手搭上了我的肩膀,我抬眼,發現桃園奈奈生一臉堅定地看著我,朝我一字一句吐出:「你放心,神明大人一定!一定會聽到你的祈願的!我發誓!」

「哎?這是在安慰我嗎?」我笑出聲,對這位善良的女孩表示感謝,「不過還是謝謝你了,如果成了的話,那到時候我一定會來還願的。」

「祝夏目小姐心想事成,那麼收下這個禦守吧,它會保佑你的!」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