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卷:魔劫起元冥 188,鬼兵攻城(1 / 2)

本章報錯 加入書籤

「田兄既然看得上小弟,你我二人,當守望相助。」王奇拱手一禮,算是應下此事,他突然想起那天的神禦觸動,說不定便是楊家幾人動了殺機。

田虎聞言麵露笑容,他心中鬆了口氣,這秦爭一人斬殺屍魔,雖不如大派真傳,但在這些世家之中,也能稱得上高手,有他與自己結盟,也可安心一些,當即拱手相拜:「多謝秦兄。」

「田兄可知這楊通有何秘法,屍傀幾何?」王奇問道,事無巨細,能多知道點,總是好的,他早有斬殺此人的心念,若有機會,當要先下手為強。

田虎沉吟片刻,才道:「有人曾見他召出一隻毒煞屍傀,此屍全身帶有劇毒,實力比那屍魔隻高不低,又有煞氣滿身,不懼一般法器,相當難纏,至於秘法,此人輔修符籙之術,想來也備有不少靈符,若是真打起來,當要防備此術。」

王奇微微點頭,以屍傀纏鬥,再輔以符籙攻擊,也算是常用的手段,不足為奇,這毒煞他也聽說過,乃是用五毒所煉,再加上地脈陰煞,二者合一,方可成就,此煞在身,可消磨法器,不懼刀兵,一般法術對上這等煞氣,也是無有功用,在煉氣士當中,算得上等秘法,畢竟帶了個煞字!

一般天罡地煞,非到金丹不可煉之,這煉屍一脈,以高等屍身為材,收納煞氣以做外用,手段非凡,但他也不怕,想當初那萬七郎的天星煞氣何等厲害,還不是讓他給破了,若是底牌後手盡出,殺個楊通當是易如反掌!

二人再聊些它事,各自散去。

他們相聚談聊,卻是落在了蘇念眼中,這寶船之上,所有事情都逃不過她的神念。

這並不是說她的神念有多強大,而是煉化了此舟,其上所有人員聚散離合,都能感應得到,雖然聽不見他們談話內容,但隻從相聚見麵,就能猜得一二,她也是心思靈巧之輩,怎能不知其中含義。

屬下相鬧些矛盾她是不會管的,甚至樂見其成,禦下之術,她也明白,但若是真要生死鬥戰,那可不成,此次冥州之行,這些人還有大用,不能輕易死了。

「蘇三,去告知楊通一聲,讓他老實點,莫要給我添亂。」蘇念眉頭微皺,這幾人各自抱團,說不定會弄出亂子來,還是早早敲打一番。

「是。」蘇三俯身回道,立刻出了廳門。

「是什麼事,惹了姐姐不快?」蘇九問道。

「有人想要你那秦哥兒的性命呢。」蘇念笑道,她看向座下那小九兒,這女孩兒修行時日尚短,才剛到煉氣中期,那日見到秦爭變化魔身,驚贊不已,這幾日全在說他,難道說是喜歡上了此人。

「啊?!」蘇九驚叫出聲,她站起身來,走到蘇念身邊,便在這幾步之間,心中已經明白,她問道:「姐姐,可是那楊通?」

蘇念微微點頭,她這幾名侍女,都是從族中挑選出來的聰慧女孩,與她年輕之時有些想象,靚麗陽光,聰慧可人,見到她們,就仿佛看見了那時的自己,可惜修行路光陰易過,其中悲恨苦痛,更有暗鬥殺機,早磨滅了她的那份初心。

為了這

聖女之位,又不知經歷了多少明爭暗策,身不由已,每每見到她們那歡聲笑容,都能沖淡一些煩憂,叫她心安神凝,道心復定。

蘇九蓮步輕移,到了姐姐身後,伸出纖纖玉手放在蘇念肩上,指尖處布滿法力,這羅雲手在此處施展出來,便成了一種推拿手法,輕重適宜,剛柔並用,法力刺動背部大穴,舒暢之極,乃是蘇念最喜歡的放鬆方法,她閉上雙眼,斜趴在雲榻,口中發出嗯嗯之聲。

蘇九見姐姐如此享受,她一邊按摩,一邊說道:「姐姐,楊通此人心狠手辣,曾有傳聞,此人連自已妻室都煉做屍傀,殘忍到極,可要小心對待。」

蘇念輕嗯一聲,這事她也有聽說,當初她帶重禮去楊家招人,也沒料到那族老竟然給了此人。

「秦哥兒神眼無雙,我們才入冥州,正要這等人物添為助力,可莫要讓他被害了。」蘇九柔聲說道。

蘇念聞言嘴角翹起,笑這小九兒果然是情意初現,她思量片刻,說道:「小九,要不然把你派到秦爭身邊,一做看護,有你在,楊通必不敢動手,二為監視,我總覺得,此人大不簡單。」

蘇九聞得前一句,忍不住出聲道:「真的啊。」但隨即聽到後麵的話語,手上微有停頓,問道:「姐姐,他哪裡不簡單了?」

蘇念搖頭,良久後才說道:「這是一種感覺,此人那日變化戰體,其勢如魔如神,這種威勢殺氣,必經得無數鬥戰,才可養成,就算是田虎的魔殺之道,都差了許多。」

「確是如此,那日我與七姐追隨在後,眼看所有敵人皆被一劍斬殺,其背影如山,勢若淵海,給人一種無比可靠的感覺,那時我....」蘇九說到此處,突然停住,臉現桃紅。

「小九兒,你莫不是思春了,哈哈。」旁邊的蘇五笑道。

蘇七更是變化了聲線,模仿道:「那時人家便在想,若能得了這少年陪在身邊,豈不美哉。」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