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卷:魔劫起元冥 178,九幽圖錄(1 / 2)

本章報錯 加入書籤

王奇暗自思量,裝扮別人,一旦被發現,如何逃出那魔門大派,西州大陸魔門眾多,後果想必極其不妙,再者,想要假冒他人,也不是隻靠外表就能蒙混過去的,言談舉止,神通秘術,功法等等,都要會其一二......

「公子,收了一些物品,不知哪個有用。」白曉拿著幾個乾坤袋,走上前來。

王奇伸手接過,問道:「哪個是那秦爭的乾坤袋?」

「公子,秦爭是誰啊?」白曉一臉疑問。

王奇笑道:「就是和祝長老一同那人。」

白曉看著那七八個袋子,想了半天,才吶吶說道:「小曉記不得了...」她剛才隻顧著撿寶,哪裡還記得誰是誰,再說那全部屍體都被魔靈分食一空,這些乾坤袋模樣差不多,怎能分的出來。

說話之間,王奇已然開始翻看乾坤袋,一眾物品全被拿出觀看,靈石魔晶、法器、秘術功法,他一一拿起翻看。

「九幽圖錄?!」祝長青驚叫出聲。

王奇拿出其中一頁黑書,隻見其上漆黑如墨,並無任何文字,但你隻要眼睛注視其上,心中自有九幽二字出現,神奇無比。

「祝長老認得此物?」王奇問道。

「不錯,這正是秦爭所修功法,據說此書共有九冊,乃是能直至元神的無上功法,不過秦家隻有三冊,但僅僅如此,便讓秦家在西州眾多世家中脫穎而出,可見其威。「祝長青也沒想到秦爭竟然會帶上此書,難道......

他沉吟片刻,又道:「秦爭在下冥州時,頗為急切,莫非此書乃是從家中盜出?!」想這九幽圖錄乃是秦家秘法,怎能由一個不得誌的弟子隨身攜帶。

王奇眉目挑起,這秦爭倒也有些膽量,他又拿起其它物品,再沒什麼有用的東西,隻是有兩個藥瓶兒,讓祝長青甚是眼熱,便問道:「此物對你可有用?」

祝長青點頭說道:「此丹名為祛魔丹,可緩解魔念之苦,否則在魔念起時,神海翻覆,痛不欲生。」

王奇把玩著手中藥瓶:「不知何為魔念?」

「此是一種魔魂,以秘法養煉,善能攻入他人神海,可吞噬神念,破碎靈台,要是提前防備,倒也不懼,但若被攻入神海,便再難殺死,唯有其主人可操控,乃是控製奴仆的一種手段。」祝長青說話之時,臉色微變,可見也是受過折磨。

王奇把手中丹藥遞了過去,說道:「這等藥物,不是可延緩多久。」

「病發之時,一粒丹藥,可緩百日。」

「這些丹藥可夠用,不知何時可回去?」

祝長青接過丹藥,俯身又拜,他打開丹瓶觀看片刻,說道:「多謝公子賜丹,這兩瓶當夠得五年用度,我等已下冥州一年,雖說規定要五年而回,但提前一些也無妨,待公子習慣秦爭身份之後,便可出發。」

「祝長老,我與公子才到這兒不久,剛布下大陣,便見到你們直往此地而來,可是發現了我們的行蹤?」白曉出聲問道,她下落之時,展開天狐幻法,自信可不露行藏,哪知剛一落地,便被這些人圍攻上來,大受打擊。

祝長青微微楞神,說道:「公子來此處,不是為了魔氣嗎?在這山後,正有一道精純魔氣,我等乃是為了魔

氣而來。」

「原來如此!」白曉恍然大悟,原來是自己擋了道。

「魔氣....」王奇沉吟,他看向山後,運法力於眼竅之中,正見一道黑霧直上天際:「白曉,收了陣盤,上去看看。」

山腰後方,來到那魔氣升騰之處,正見有一處黑色洞穴,深不見底,陰寒魔氣從中散出,扶搖直上,風吹不動,漆黑如墨。

王奇拿出五行陣法,此陣正好可掩飾內情,迷神藏物,揮手之間,便下了五道陣盤,掩了此地的魔氣升騰之景,他說道:「白曉,你與祝長老在外布陣,我要調理傷勢。」

「是,公子。」二人同時回道。

他傷勢其實已無大礙,法力神魂都是完好,隻是肉身經絡骨骼破損的厲害,吃了丹藥,調養一段時間,便可無事,畢竟是煉體有成,無論是五轉真身,還是金鍾八景,都是頂級的煉體術,那神丹真人最後的攻擊,若非他身內空虛,無有法力,哪會受傷如此之重。

拿著這頁九幽圖錄,王奇神念微動,便進了此中觀看詳情,這書頁上麵漆黑一團,要以神念進入觀看,才能見得真功。

神念入內,此處空間,未有天地,混沌不分,四周盡是黑色霧氣,在這空間的正中央,立著一座高大石碑,底部赤紅,碑麵漆黑,其上以神文行書,另有一幅行功圖,那神文未成文字,但以神念觀之,可自明其意。

九幽圖錄,開篇有言:

「天地初開,上演三清,太清無極,玉清元始,上清通天。下有三濁,陰濁九幽,陽濁五行,命濁劫煞。中為三靈,一曰為人,二曰為獸,三曰為靈,世間雖有萬物,然不出此九極之數也,九幽乃下三濁之一,演陰極而陽盛之道,置死地而後生矣。」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