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章 第 45 章(1 / 2)

本章報錯 加入書籤

「這是我們的新婚之夜!」

顧長逸推開字帖,垂死掙紮。

他萬萬沒想到當初隨便編的話,會在他的新婚之夜,在他鼻血流得頭都暈了,等了大半個晚上,在這麼一觸即發的關鍵時刻,給他來這麼沉重的一擊!

穆冰瑩打開習字帖,拿出紙筆,「你睡得著嗎?」

「...睡,也是能睡著的...大概。」顧長逸湊過去,嗅了嗅鼻子,「好香,你用了我選的玫瑰香皂?」

穆冰瑩忍住把他頭推走的沖動,心無旁騖打開習字帖,「我還記得你之前說,因為進了部隊不識字有多痛苦,還特地跑去舊書店買小學教材書,你這麼努力,我一直記在心上,特地去找了一到六年級的書,還買了字帖,從今天晚上起,我們每天都要學習認字。」

「媳婦,這是我們的新婚之夜。」顧長逸挪開右腿,將穆冰瑩連人帶椅子拖過來,手搭在椅背上,把她圈在懷裡,「我們該學習的是其他事情,不是識字。」

靠得過近,穆冰瑩耳朵不爭氣紅了,「下午爸說了,讓你盡快收心,不要去軍區的時候心都散了。」

「他是這麼說的嗎,你不要曲解他的話。」顧長逸想把人抱腿上,試了試卻沒抱起來,才發現她一手抓著桌子,一手抓著椅子,抓得緊緊地,像是下定決心今晚得認字。

顧長逸心裡頓時像火燎似的,他深吸一口氣,「媳婦,你是不是很緊張?」

穆冰瑩確實很緊張,上次在車裡親吻,幾次接近昏厥,事後緩了很久,心髒和身體上的酥麻才緩下去。

他說是她不會換氣,所以才會這樣,不是因為身體有病的原因。

穆冰瑩相信了,依然沒安全感,因為她知道兩個人除了親吻還有更親密的事,是比親吻還要讓人難過的事。

她之前在小樹林裡看到過常文棟和李紅姝。

當時常文棟趴在李紅姝後麵,李紅姝跪在地上,手撐著地,低著頭,臉快埋進樹葉裡了,叫得很慘。

穆冰瑩看上一眼就急忙跑走了,事後留下心理陰影。

自從和顧長逸認識,發覺他力氣特別大,又有了親密行為後,穆冰瑩總是在想,她在地裡都不能長期低著頭乾活,醫生提醒過,長期低頭會導致心排血量不足,心率加快,引發心髒病。

顧長逸體力那麼好,萬一時間很長很長很長,她就要一直低著頭,那該怎麼辦。

上次他就親了又親,她推了幾次,他都不停,天都黑了,月亮都出來了,他才停下。

但這種事,再怎麼擔心,既不能跟家裡人說,也不能跟他提,因為兩人從認識到結婚,才一個多星期而已。

雖然比誰都親密了,但在情感上,還不是那麼熟,熟到什麼話都可以說。

「我想跟你多了解一點。」穆冰瑩想,多拖兩天是兩天,再觀察觀察他的體力,她也順便多養養身體,多做好心理準備,找合適的機會提。

顧長逸聽了這句話,身上的火下去了些,確實,媳婦對於他就像是左右手一樣熟悉,但是他對於媳婦來說,還是很陌生。

尤其最近訂婚結婚接連在一起,對她的沖擊已經非常大了。

大院裡多的是談了一兩年對象,他們還幾乎隔差五就能見到麵,他是得給媳婦多一點時間。

還有一點,顧長逸覺得自己的狀態有點操之過急,怕會傷到她。

上輩子就有一次這樣的情況。

那個時候俞偉醫生還沒有受重用,其他知名的醫生都推薦保守治療。

兩人一直沒什麼事,直到有一次分別好幾個月,媳婦到軍區去看他。

有可能是路程太遠,媳婦本就勞累了,再加上他不知節製不說,還嘗試了從前沒嘗試過的體位姿勢,事後媳婦狀態就不對勁了,身體過度缺水又過度缺氧,及時吃了救心丸,送去醫院,才沒出現大事。

目前的狀態跟那時候很像,訂婚幾乎與結婚挨著,無數大大小小的事,媳婦定然是累壞了。

她現在可能還沒有反應過來,等過個兩天反應過來了,估計心理上和身體上都需要時間去適應和調理。

更別說他的狀態了,那時候隻是幾個月沒見,現在是幾十年,還跨越了生死,他自己都完全不敢保證會怎麼樣。

顧長逸突如夢醒,充分意識到他也需要時間去調理緩和自己,否則第一次嚇到了媳婦,以後吃虧的還是他。

再說,他也舍不得傷到媳婦。

看他不說話,穆冰瑩躊躇不安,「你要實在不想學,我們就休息。」

「學!」顧長逸把媳婦拉得更近,「我學得好,你得給獎勵。」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