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章 自知之明【1/2】(1 / 2)

本章報錯 加入書籤

隻見徐客掃視了一圈劇場前那稀稀拉拉的幾家媒體後,頓時有些無奈道:

「如果我不是提前留意,還真未必能知道《調音師》今天上映。」

「張導,你這連個廣告都不打一個,也太節省了吧?」

張牧聞言不禁有些尷尬的笑了笑。

因為牧野的工作人員都在忙著賣片,所以《調音師》壓根就沒有做什麼宣傳。

如果不是入圍主競賽單元自帶的光環,恐怕連眼前這三瓜兩棗的記著都沒有呢。

站在張牧左右的曾離與小仙女聞言,頓時不由銀牙暗咬的悄悄掐了張牧一把。

因為她們早就吐槽過這一點,隻是張牧這個摳門的家夥沒有接受罷了。

……

話說徐客因為一直在為電影《七劍》做準備,所以在來戛納之前一直在內地待著。

因此他也知道《調音師》這幾個月在內地有多火,所以心裡早就準備趁著這個機會來見識一下。

不過他沒有想到,張牧來到戛納之後,竟然一點公關的意思都沒有。

別說其他的評委了,便是他這個唯一華人評委他都沒有聯係,好像真得就隻是來看看。

這讓徐老怪疑惑之餘,不免越發好奇起來。

不過見他這麼一說,張牧頓時故作無奈道:

「這不是公司才剛開張,沒錢公關麼!」

見張牧不講實話,徐老怪當即笑著搖了搖頭,也不再說些什麼便直接進去坐下了。

主辦方分給《調音師》的這個劇場並不大,不過即便如此,等到電影開始的時候,依然有大半的空位。

張牧見狀也沒有在意,當即便準時開始了電影的放映。

……

「說來話長!」

「喝杯咖啡麼?」

隨著大銀幕慢慢亮起,影片開頭的那隻兔子詭異的舉動,悄然間便將原來有些漫不經心的觀眾,緩緩的帶入電影的世界。

從開頭舒曼的《詩人之戀》,到酒吧裡的《迷迭香》狂歡,再到最後緊張的鋼琴獨奏。

隨著背景音樂每變幻一次,電影的氛圍便加深一層。

等到最後一切都歸於平靜,觀眾以為一切都結束時,拐杖擊打易拉罐的那一聲炸響,卻又猛然將觀眾拉入新的謎團之中。

於是當劇場裡的燈光再次亮起的時候,全場先是愣了幾秒,然後方才猛然爆發出一陣激烈的掌聲,足足過了幾分鍾方才停下。

隨後觀眾席中還不停的傳出各種疑惑的驚呼:

「oh my god!」

「那個瞎子到底做了什麼?」

「他一定是凶手!」

「……」

與國內的觀眾相比,戛納的這些電影愛好者們,甚至更加喜歡探究電影內中的深意。

於是當張牧帶著主創鞠躬感謝的時候,下方的觀眾甚至已經忍不住連連發問起來。

最後還是在一旁的工作人員勸說之下,方才滿臉疑惑的退場。

不過觀眾的提問張牧可以不回答,但是後麵的記者提問張牧就避無可避了。

采訪區中,隻見先前還漫不經心的媒體們,現在一個個都十分精神的湧上來。

張牧見狀,隻好打起精神應付著。

「導演先生,請問故事的真相到底是什麼?」

「嗬嗬,這需要你自己去尋找!」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