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二章 斷糧危機(1 / 2)

本章報錯 加入書籤

奔波一夜,難受的不止是他們二人。

陸長歌發誓守護的六十七人,再算上半途中加入的,零零總總超過百人的隊伍。

在夜幕下狂奔的過程中,幾乎都是僅憑著一股意誌撐了下來。

繁華的王府門前,異常奇怪的躺著一群衣衫襤褸的人。

陸長歌抬眼看向府邸的牌匾,刻著鎮南王府四字。

目光橫移,王府的屋簷上,果然沒有掛著燈籠。

安全了!

陸長歌支撐起上半身,從地上坐了起來。荒廢的王府門上,還貼著兩道封條。僅看這氣派的正門,便知道裡頭小不了。

他癡癡的笑著,整個人頓時輕鬆了不少。

百姓們一擁而上,將王府門上的封條一把撕扯下來。

前朝的封條,可攔不住本朝的百姓。

當厚重的大門,被十幾位青壯年緩緩向兩邊拉開,王府的全貌在眾人眼前一點點顯現出來。

偌大的王府,沒有想象中各種奇珍異寶、花鳥魚蟲,就連裝飾用的假山玉石都被砸碎了一地。

原本以為以鎮南王皇族正統之尊,即便觸怒皇帝,也不至於當真被抄家滅族。

如今看來,當年那位前朝帝王,還真是雷霆之怒,一掃千裡。

好在,房屋並未受損,今晚不至於睡在冰涼的院子裡。

百姓們心有餘悸的將大門重新合上,在推了推試試王府大門是否真的牢固後,這才放心去裡麵挑選房間。

王府很大,一眾人像是鄉下人進了城裡,走馬觀花的沿著長廊水榭,感慨著王公貴族的驕奢生活。

賀蒙指著一間三角頂的瓦片房,用青綠色的磚塊堆砌的牆壁,在陽光下格外富有生機。

「那就是王爺住的吧,可真氣派啊!四麵敞亮的,冬天都能躺在床上曬太陽了。」

陸長歌無奈的背過身去,嘴角抽動。

忍住沒有告訴他,這裡是王府外院,通常住的都是管事和護衛。

東市的鄉民們本就是左右鄰居,偌大的王府更不存在無法分配的問題。

每人挑了一間靠內的客房,便在王府內四處尋找起清洗工具,緊鑼密鼓的收拾起來。

大夏重農桑工事,從太祖時便定下規矩,鼓勵治下百姓墾荒田、開礦山。

是故大夏的子民,祖祖輩輩傳承著勤勞吃苦的美德。麵對雜草叢生的王府,沒有人嘴裡有半句怨言。

一上午的功夫,王府上下就已被收拾乾淨,連鍋碗瓢盆都刷了一遍。

廚房內還有幾捆枯柴,剛要生火,才想起他們並無食物。

接連兩天了,連水都未嘗一口。

陸長歌舔著開裂的嘴唇,隻要不經歷高強度的搏殺,他與賀蒙二人都能通過靜坐調息,吸收天地元氣勉強撐過幾日。

可普通百姓就不行了,他們剛徹夜跑了一碗,一大半人現在身子骨都還發虛,幾乎隻能半躺著。

他方才又在王府內轉了一圈,試著從王府花園裡的湖邊打撈些清水。

剛捧在手心一聞,一股惡臭味撲鼻而來。明明湖水清澈乾淨,卻怎麼也讓人提不起半點想喝的欲望。

陸長歌懷疑,這座平京城運行的規則中,就不允許有人在城中拾撿吃食。

想要獲得水和食物,就必須接著外出,尋找到城內特定的地點。

湖水既然喝不得,他也不願浪費。索性褪去衣物,縱身躍入湖中。

一旦心中沒了想要飲下湖水的欲望,這片湖泊又變的清澈甘甜,這無疑也印證了他的結論。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