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1 章(1 / 2)

本章報錯 加入書籤

不過眨眼功夫,連帶著先前一步上去的沈家姐妹孟表姐也手腳並用爬了下來。

沈七臉色一片蒼白,顧不得發髻鬆亂,嬌貴的小娘子麵上糊滿了淚水,她哭哭啼啼哀嚎道:「殺人了殺人了!」

沈九連忙捂住她的嘴,「你那麼大聲,想要他們發現我們不成......」

她們話音剛落,遲盈就看到樓頂銀輝照遍之處,橫欄上翻身而下一群黑衣蒙麵之人。

那群人手持白刀,速度極快,沖向樓下。

這刀一看就同遲越小時候玩的不一樣,是真開了刃見了血的家夥。

刺客?

來刺殺誰的?

遲盈驚恐的隨著人群連連後退。

她們中雖有不少高官女眷,可也不至於引的賊人如此堂而皇之來行凶。京兆所在,事後追查起來,這群凶手如何能逃脫?

都是群從未曾見過風霜的姑娘,一慌亂起來如何也止不住,須臾間亂成一團。

白竹如此關頭還記得護著遲盈往樓下跌跌撞撞,可沒逃走兩步,遲盈被身後人踩掉了鞋,一著不慎重重摔倒在了階梯之上。

她隻覺額頭磕的生疼,伸手摸了摸好像隻是腫了,沒磕個大口子。

遲盈沒受過疼,這一磕腦子昏呼呼疼的她險些一閉暈了過去。

「姑娘姑娘!你醒醒啊!」

「姑娘快起來,他們.......他們已經下來了......」

白竹艱難在人群中推擠中扶起隻剩一口氣的遲盈,餘光上一層皆是黑衣身影,上層充斥著慘叫之聲,嚇得她牙根都在哆嗦。

遲盈何嘗不是如此,她甚至不敢睜眼。

她權衡利弊推開白竹,一臉悲愴神情:「你帶著我跑不快,快下去找人來救我......」

雖不是熱鬧街坊,可誰家出門不帶上三五個護衛的?

她家的護衛,就在隔壁呢!

「主子!主子不下去,奴婢如何也不能丟下主子.......」白竹哭著的話僵硬在嘴邊,隻因一眨眼她家那柔弱不能自理的主子已經被身後嫌她手腳慢的人重重推出樓梯之外。

白竹隻能擦著眼淚慌慌張張往樓下擠,想著趕緊搬救兵回來救出主子,有表少爺這個頂梁柱在隔壁,總叫人心裡有層希望。

遲盈被踩的滿身酸痛,絕望之下隻能退而求其次繞道想尋間屋室躲起來。

藏書閣必定有搬放書籍的書箱,容納她身軀綽綽有餘。

若是來得及,上頭再蓋上書籍,不比在樓梯上慢悠悠往下被踩踏來的安全?

遲盈蒼白瘦削的指尖扣著扶梯。

除了樓道走廊四下亮著幾盞昏黃燈火,其餘皆是一片漆黑。

她心下一橫,順著一片漆黑摸索小聲推著一道房門。

可現實又給了她沉重一擊。

門推不開。

饒是她拚命晃動,沉重木門仍舊紋絲不動——

遲盈幾乎就要落下淚來。

這藏書閣自來都是有許多學子再此借讀,她方才來時還見到許多抱著的郎君。

為何偏偏現在就都關了呢?

是有人已經先她一步躲進去了不成?

她踉蹌翻身而起,於黑暗中摸索著一扇門一扇門的推開。

許是老天開眼,一連出師不利,竟真被遲盈碰上了一扇開著門的。

吱呀——

遲盈從未覺得有什麼比這聲開門聲更好聽的聲音。

她幾乎是爬過門檻,視線從較暗的地方來到更暗之處,霎時眼前一片漆黑。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