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 章(1 / 2)

本章報錯 加入書籤

四月是開學季,櫻前線自北而下,宮城縣早早便掛上了粉紅色的櫻雪,櫻花層疊次遞掛在枝頭,將樹枝壓出一道不堪重負的弧線。

歌崎愛良踩著鋪了滿地的櫻花,初春的風裹挾著花瓣落在她的發梢上。

她站在建築群的正門入口,石壁上用暗金色的字體寫著「宮城縣立烏野高等學校」。

*

開學日除了新生的入學典禮,最重要的一環大概是社團招新。

從禮堂走出來、一直到延伸至教學樓的這段路上,總有負責招新的學長學姐試圖對歌崎愛良拋出橄欖枝,大力邀請她加入社團。

但歌崎愛良全都暫拒了,到達一年四組的教室時隻剩手裡還捏著一張被強行塞過來的空白的社團申請表。

盯著那張社團申請表,歌崎愛良一時間猶豫著不知道該填寫什麼社團才好。

要說為了愛情,那她應該去男子排球部當經理才對……但自帶病弱屬性的歌崎愛良屬實不覺得自己能勝任既要給一幫男生洗衣服還得忙前忙後的經理一職,這個選項第一時間就被她排除掉了。

猶豫了一會,她在社團那一行寫下了「美術社」這幾個工整的字體。

歌崎愛良從小學起就是美術社的成員,優渥富裕的家境給了她良好的藝術熏陶——最重要的原因是,畫畫隻需要坐著。

「歌崎同學初中是在哪裡讀的?」坐在她右手邊的女孩好奇地探過頭來。

對於剛剛從初中升學、成為新同學的高一新生來說,最好的拉進關係的方式就是先聊聊曾經的學校。如果大家都是同一所初中出來的學生,那麼便天然地屬於同一個小圈子。

「我初中時是在白鳥澤就讀的。」歌崎愛良微笑著回答。

「白鳥澤?」其他聽到了說話的女孩子詫異地圍了上來,「是那所名門白鳥澤嗎?」

「我記得白鳥澤的學生偏差值都超級高吧?歌崎同學怎麼會來烏野呢?」

「白鳥澤的高中部應該可以直接從初中部升學的吧?」

「初中能考入白鳥澤超厲害的啊!」

諸如此類的問題嘰嘰喳喳地將她包圍了起來,女孩子們柔軟的嗓音和芳香的氣味洶湧而至。

坐在她後桌的高個子戴眼鏡的金發男生似乎對這種被人群包圍的情況感到了相當的不適,發出了「嘖」的輕聲。

歌崎愛良溫溫柔柔地微笑著回答:「嗯……來烏野是因為,家離這邊比較近啦,初中的時候去白鳥澤上學要花在通勤上的時間太久了。」

是謊言。

她來烏野和其他任何外部因素都無關,僅僅隻有一個理由而已。

因為她一見鍾情的對象——日向翔陽,也在烏野。

*

[千代子:沒想到你真的放棄了直接升學到白鳥澤,轉頭跑去了烏野……愛情的力量真偉大!(貓貓震驚.gif)]

[千代子:日向君就在你隔壁班嘛,異校的困難你都解決了,那就加油!早日把日向君搞到手!]

午間休息的時候,歌崎愛良摸出手機看了一眼line上好友緒方千代子發來的消息。

在這之前,她發給緒方千代子的是烏野的分班表,她被分在升學班的一年四組,而她心心念念的日向翔陽在一年一組。

[愛良:他升學要去烏野這個消息明明還是你告訴我的,我要來烏野不是很正常嗎?]

歌崎愛良敲下一行字回復她。

感謝緒方千代子的好人緣和八卦之心,幫她通過在雪之丘讀初中的人脈成功打聽到了日向翔陽的升學誌向——其實這算不得什麼秘密,同班的不少人都知道超級喜歡排球的日向翔陽君想要去烏野讀書。

為了他憧憬的小巨人。

真好啊。歌崎愛良慢慢嘆了口氣,如果她是小巨人就好了。

[愛良:我會努力追到日向君的 (貓貓打氣.gif)]

雖然遺憾自己不是那個讓日向君憧憬的小巨人,但歌崎愛良並不氣餒。

想要和一見鍾情的日向君交往——可如果她不努力一點、主動向日向君跑過去的話,怎麼可能會有結果?難道指望神明大人給她空降一個男朋友嗎?

歌崎愛良向來是個說做就做的行動派。

在得知日向翔陽的升學誌願的那一天,她就毫不猶豫地將誌願升學表上填寫的白鳥澤劃去,一筆一劃地寫下了烏野高中。

對於在幾乎全校都是優等生的名門白鳥澤還能穩定保持成績排名年級前三的歌崎愛良來說,隻要自己的成績依舊無懈可擊,那麼不管在哪個高中都一樣,就算不在名門白鳥澤也無所謂。

以歌崎愛良的成績,不管在哪所高中,日本的大學都是隨她挑選的。

可因為這裡有日向君在,所以她義無反顧地為了奔向他而來到了烏野。

*

「看,是個美人吧?」

隔壁桌的男生擠眉弄眼地碰了碰日向翔陽的肩膀,「那是一年四組的歌崎愛良,開學第一天起她就是公認的一年級最漂亮的女生了。」

對於新組成班級的男生們而言,能夠迅速拉進距離的方式大概就是一起談論學校裡那些漂亮的女孩子了。

不過日向翔陽沒有回答,他隻是下意識順著男生的視線看了一眼從教室外經過的女孩子——有著長而柔順的黑色直發,發尾末端有些卷翹的弧度,耳後的黑發編成精致的編發,綴著打成漂亮蝴蝶結的白色絲帶;眼睛的顏色是濃鬱的翠綠,像是名貴的綠寶石。

五官精巧得如同精心雕琢的漂亮人偶,是個絕對無可挑剔的美少女。

大約是注意到了投來的視線,歌崎愛良恰好也看了過來。

她短暫地和日向翔陽對視了一秒。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