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六章 神秘古文(1 / 2)

本章報錯 加入書籤

林山心中更加疑惑,想起問道長老曾經說過類似的話,不禁思量起來。難道說煉心訣藏有什麼大秘密不成?青雲山從來沒人能夠修煉,風莫問卻堅持將此功法獎勵出去,企圖尋找到何時的人選,現在連無憂女也說可惜,這可就讓林山心中好奇了。

「可惜?」林山道:「無憂前輩此言是何意?難道說煉心訣藏有什麼秘密不成?」

無憂女道:「其實這也算不得什麼秘密,傳聞青女祖師接管逆靈宗之後,對逆九靈祖師的功法嗤之以鼻,說那些功法求全責備,雜亂無章,偏偏說唯有煉心訣還有些意思。」頓了一頓,無憂女繼續說道:「其實我青女峰也曾有煉心訣的部分內容,可惜後來遺失了!」

「青女祖師乃是修真界劍道第一,她老人家既然都說過了,想必煉心訣必有可取之處。」林山道。

「本宗也曾這麼想過,不過也有可能是青女祖師隻修劍道一途,而煉心訣恰好又有所幫助,她才這麼說的。」無憂女道。

林山和無憂女這般一來二去,足足講了一個時辰,後來無憂女道:「本宗答應過你去看那青女舞劍圖,你什麼時候去看,可有打算?」

想起東方白傳信要求自己感悟此圖,林山抱拳道:「晚輩正有此意,若是可以的話,晚輩希望能在十日後去參悟此圖。」

「嗯,十日功夫也足夠讓你將狀態調整到最佳了!」無憂女道:「這樣吧,這十日你便停下功法修煉,專心調整身心狀態!」

林山心想:「看來參悟此圖跟心性有莫大關係,既然無憂女這麼說,那便照做就是了!」想到此處,林山滿口答應下來。

「林山,本宗要提醒你,那青女舞劍圖非同小可,無論你此行能否有所收獲,都不得外傳!」無憂女肅然道。

點頭應下之後,林山便告辭返回。

一個時辰後,林山便回到洞府之中,按照無憂女所說,全力運轉煉心訣,將心境調整到最佳狀態。無憂女再怎麼聰明也不會想到自己竟學會了這門法訣,或許憑借此功法能夠有所收獲呢?

吸收了上次教訓,此次閉關前,林山服用酒肉之後,還特意服用了一枚青女峰贈與的辟穀丹。這樣以來,他便不用擔心閉關時身體飢餓難耐了!

閉關的時間過得飛快,轉眼間便過了十餘天,這一日林山睜開雙眼,目光炯炯有神,顯然是冰心境更加穩固了。

看了眼洞府中的沙漏,林山愕然:「居然閉關了十二天!這煉心訣還真是邪門,一旦開始修煉,便完全不知時間概念。這下可好,少不了要和無憂女賠罪一番了!」

此時恰好是上午時分,林山急急忙忙來到青女殿拜見無憂女,同時準備前去參悟那青女舞劍圖。

讓他出乎意料的是,無憂女對他閉關時間過頭的事情絲毫不生氣,反而隱隱露出喜色。

「閉關參悟耽擱時間算不得什麼,既然你已經準備好了,本宗便帶你去看看那青女舞劍圖!」無憂女笑道。

林山緊跟著無憂女,來到緊臨主峰的一座山頭,心中十分忐忑。因為他們現在所處的山峰,正是青衣所在劍獄之處,林山更是和那名金丹修士交手過!若是被人一眼認出來,那可就麻煩大了!

「那人當時應該是神誌不清,應該是不知道自己在做什麼!說不定此番根本不會見到那人呢?」林山心中自我安慰道。

可是隨著時間的流逝,林山心卻緊緊地提了起來,因為一行人眼看便來到峰頂之上,正是那金丹修士閉關附近的地方!

「無憂前輩不是吩咐我等不能靠近此處麼?難道說那劍圖便在此處?」林山問道。

「你們自己當然不能闖入這裡,現在有本宗在就是另一回事了!等下本宗為你引薦卓嬋護法,現在她便是劍圖的守護者!」無憂女澹澹地說。

林山心道:「看來要碰碰運氣了!那卓嬋顯然就是當日動手之人,要真被認出來的話就自認倒黴了!」

又走了一炷香功夫後,一行人來到峰頂之上,正前方便是一座簡樸至極的洞府,林山和其他人一般默默地站在那裡。

過了一會兒,洞府石門發出格朗格朗的聲響,一名中年女子從洞府中走了出來。和林山上次見到的不同,她一身灰色道袍,連頭發都盤了起來。

「卓嬋拜見無憂宗主!」女子躬身行禮。

澹澹地點了點頭,無憂女道:「卓護法無需客氣,本宗原也不想耽擱你閉關的,可本宗有言在先,已經答應這小子來參悟青女舞劍圖一番,自不能說話不算話!」

「參悟青女舞劍圖?」卓嬋一臉意外之色,目光順著無憂女看向林山。「咦?」剛看一眼便輕聲叫了出來。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