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五十四章 送豬肉(1 / 2)

本章報錯 加入書籤

齊鶩飛望著老狗背影,無奈的搖搖頭,也不知師父當年是怎麼收服他的。

陸承說:「幸虧尊師早有籌謀,否則金蟬恐怕真就被人所奪了。陳光化費盡心機找不見,那日雲上的幾位也未必知道。以金蟬下落,與他們交換或許是一條路。」

「讓我把金蟬交給廣力,再求他撤了那篇文章?」齊鶩飛連忙搖頭,「不妥,不妥!一來文章已發,即便撤了也沒用。二來,這廣力要我死,我今與他做交易,做完了,恐怕他還會要我死。我寧可給孫悟空,給卞莊,再不濟給小和尚法舟,我也絕不會給廣力。」

齊鶩飛想起海底那條白龍,心中不知怎的竟生出一股悲怒來。原本誰真誰假,他還持審慎之態,保持著理智和中立,但這廣力卻要他死,叫他如何不怒。

陸承點頭道:「也好,總不能把希望全都建立在這些人身上。」

齊鶩飛說:「是福不是禍,是禍躲不過。我這就把旺財帶進獅駝嶺去,我倒要看看,我就算死了,他又怎麼拿到金蟬!」

陸承皺了皺眉:「教主如今身份,不可輕言死。萬教復興,萬妖自由的重擔,全在教主一人身上。」

齊鶩飛竟有些無語,我就是個不小心轉世來跨進了修行門檻的小修士,怎麼突然肩上擔子就這麼重了呢?這一切好像發生的很自然,又好像很不自然。

陸承又道:「教主也不必擔憂,鄧辛二人既然帶話讓教主自己解決,說明上麵暫時不會處置您。那篇文章起到的作用有限,我估計接下來廣力還會有動作,咱們最好能在他之前作出應對。」

齊鶩飛說:「此事我有主意了。明日我暫離盤絲嶺,山上的事就有勞先生多操心了。」

陸承施禮道:「教主放心,分內之務,老朽自當盡力。」

……

蒼天之北,有河繞之,河內繁星滿布,河外渺渺幽幽。

天河之上,水氣漫漫,白茫茫無邊無際。時聞波濤,隨風而走,不知其來處去處。波濤聲中,偶有艦船轟鳴之聲,或奇光異影,動搖其間。

茫茫深處,有宮殿懸浮河中,不方不圓,無上無下,不分左右,難辨西東,恰似水中樓台影,畫裡神仙居。

這便是天河司令部所在地,也是天蓬星君舊宮殿,天蓬宮是也。

卞莊躺在宮中那巨大的天河水床上,閉著雙目,旁有天河侍女伺候,看上去極其享受。隻是他眉頭微蹙,似有什麼心事。

侍女將剝好的天河異果送進卞莊嘴裡。卞莊卻不咬,隻含在齒間,一動不動。侍女卻也不敢就將手拿開,怕果兒從他嘴裡掉出來。良久,卞莊把手抬起輕輕握住侍女的手,撫了撫,嘴唇張開,用力將果兒連同侍女的手指吸入。侍女有些慌張,卻不敢反抗怠慢,隻任由卞莊吮吸她的指尖。

忽然,卞莊從水床上彈了起來,甩開侍女的手,將嘴裡的果兒也吐了。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