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章 決戰7(1 / 2)

本章報錯 加入書籤

君宵咬著牙,看著藍桉,一字一句的問道:「桉桉,你怎麼舍得背叛我的,嗯?我問你怎麼舍得的,怎、麼、舍、得、的!!」

說到最後,他的眼眶猝然的紅了,他君宵這一生,就隻愛過這一個女人,可是她傷害了他,傷的痛徹心扉。

背叛一次他忍了,背叛兩次,他還是忍了,因為他覺得自己離不開她,他想好好的和她在一起,特別的想,可是,可是她永遠都不給他這個機會,如今,孩子都有了,還是她和別人的。

他把自己活的就像是一個笑話,不對,在她的眼裡,他應該就是一個笑話,在他眼皮子底下,懷孕四個月,她卻沒有發現。

她孕吐過,她心情煩躁過,明明有時候,都發現她的腰粗了不少,可是他沒有多想,如今想起來,他才是那個最大的傻瓜。

上帝是公平的,因為他在每個人身邊都安排了一個守護天使。處於青春期的他們總是憧憬著一段不屬於自己的愛戀,即使最後傷痕累累,也願意傻傻的付出,懵懵懂懂的花季年華,注定會在傷痛裡度過吧,人生或許就像莎士比亞說的:當你喜歡我的時候,我不喜歡你;當你愛上我的時候,我喜歡上你;當你離開我的時候,我卻務愛上你。是你走得太快橋,還是我跟不上你的腳步。

腳步?嗬,他何曾追上過她的腳步,她的世界裡,是自由的,任何人都可以自由進出,但是他卻連入門的一個都沒有,所以他才會被她一次又一次的排斥在外,永遠是一個走不進她內心的人。

君宵痛苦的眉眼,讓藍桉很不好受,她終於收起了那副無所謂的姿態,痛苦的對君宵說道:「對不起,師父,真的對不起,我不是有意要瞞著你的,可是,可是我真的很想要這個孩子,我每天膽戰心驚的生存著,就是想讓他在我的肚子裡多待一會,我可以多享受一會做媽媽的幸福。」

「我沒打算永遠都瞞著你的,因為這個孩子遲早都要落地,到時候也會顯懷,我知道我是在玩火,可這是我的孩子,我不能放棄他的,對不起師父。」

君宵看著桉桉淚流滿麵的臉,嘲諷的笑了笑,伸手摸著她的臉頰,輕聲說道:「桉桉,我們把這個孩子打掉,好不好,你不是喜歡孩子嗎,等我們到了安全的地方,我們懷一個,你不喜歡組織壓抑的生活,沒事,我不東山再起了,我們找一個安靜的地方,徹底的定局,就像普通人一樣,過普通的生活,好不好,嗯?」

藍桉搖了搖頭,「你能放棄組織,我很感動,但是這個孩子。我不能打掉,這是我的,如果師父真的容不下她,那就把我們一起處理掉吧,總之一點,孩子永遠都在我的肚子裡,任何事情,都不會改變她的。」

藍桉的話,讓君宵的臉色沉了下來。他冷厲的眼神看著藍桉,笑著說道:「桉桉,別不聽話。」

藍桉緊緊的抿著唇瓣,不說一句話,但是倔強的樣子,已經表明了她的態度,她不可能退讓,絕對不可能。

銀蛇原本聽著君宵和藍桉的對話,她想看著他們先生對藍桉出手,他們之間,會因為這個孩子,而永遠都不可能。

沒想到她苦難一生,最終老天爺還是眷顧她的,讓藍桉出了這麼一檔子事,既然這樣,就別怪她撿漏了。

可是她還沒來得及高興到哪裡去,就看到一輛快艇,以特別快的速度沖了上來。

她的臉色一瞬間,變得特別的難看,看著還和藍桉僵持的君宵,她咬咬牙,快速的說道:「先生,有人追了上來,怎麼辦。」

藍桉聽到銀蛇的話,心跳快了一拍,有人追上來了,是陸子箋嗎,是他嗎?

藍桉的心,就像是有了火焰,燒的她熱血沸騰,她快速的推開眼前的人,趴在快艇邊沿上往後看,果然,有一個快艇,在快速的追趕著他們。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

##